草莓视频APP下载地址

  • 文章標題
  • 作者
  • 閱/評
  • 日期
  • 4533/2
    2020-07-07
  • 我是一條流浪狗走在路上,在春天,浩然的风中。路边不知名的花树,开满并不鲜艳的白中泛灰的碎花,一树连绵一树。没有一株白玉兰那般高贵,无所谓圣洁,却是欣喜着,繁荣昌盛着。这样的春光美景,我为何会生出懊悔之意?那些家事人事,值得煞此风景吗?况且,四姨打来电话,询…[浏覽全文]

  • 5146/0
    2020-07-06
  • 經常在朋友圈發一些與工作相關的照片,大多爲山水風景,有些朋友看後便調侃我整日遊山玩水,不務正業。以前,初認識的人問我的工作時,我通常也戲谑地說:“遊山玩水!”他們初聽時大多露出鄙夷的眼光,及至談到具體工作——水利工程勘測設計,他們也深以爲然,直言羨慕並肅然…[浏覽全文]

  • 8673/0
    2020-07-03
  • 立冬時節過後,小雪即將到來,鴨綠江畔依舊陽光明媚;江水泛著暖暖的微波,三五野鴨漂浮在江面上左顧右盼一點都不怕人。自發形成的冬泳隊的人們在自由地擊水,向著朝鮮那邊遊去,他們知道只要不上岸就不會有毛病。而那一隊說著南方話的泳者,打出的旗幟竟是江蘇省鹽城市冬泳隊…[浏覽全文]

  • 12335/0
    2020-07-01
  • 樂遊石筍山青石板1喔!出发啰!去石笋山!那起伏连绵的云雾山脉上的石笋山。前两天预报说有雨,结果,它又说,雨转阴,接着阴转雨。天公作美,我们出发时,却是凉爽的阴天。两车,八人,车一吐尾气,噗呜,迫不及待的奔跑起来。一路清风,一路轻松。“石笋山,我有三年没去了…[浏覽全文]

  • 13053/0
    2020-06-30
  • 說說長沙“火宮殿”的“五大火”朋友,您去过长沙吗?在长沙您去过火宫殿吗?您去火宫殿可知它有“五大火”吗?1.一座饭店成唯一的火神庙。遥想4000年前,华夏的部落社会就出现了负责管理民间火源的官员,官名为“火正”,人称“祝融”、“赤帝”、“火神”。这是华夏民…[浏覽全文]

  • 23650/0
    2020-06-26
  • 庚子盛夏,七月在望,初晨攜家人暢聚于濕地北門。結雨且行,風輕助興。長幼摩肩,悅妻子好合,顯如鼓瑟琴。轉瞬,亂雲西山而至,駐足于北城之上。十裏蘆菖,雨驟接天。然喚兒問苦辛,而卻不敢歎風塵。況是只享一蓑煙雨,何礙吟嘯徐行;莞爾獨立爭先踽踽,道長而喚呼。頓時笑語…[浏覽全文]

  • 28731/0
    2020-06-23
  • 也許是受到東坡先生的“甯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的影響吧,我總喜歡在居室種植幾株竹子作爲我家的綠色點綴物。從內地到惠州,房子就住得小了,也只有買一盆富貴竹這樣的盆景擺放在客廳或是陽台。2003年底,我家搬到麗園新村後,有了寬大的平台,便在一個靠窗的牆邊,種了…[浏覽全文]

  • 32399/0
    2020-06-21
  • 登頂伏牛山極,是我來到栾川後的一夙願。相約幾位好朋友共同遊曆老君山極目放眼,更是我們的一個心願。這一刻在庚子年的初夏如期而至,好像就在夢裏。老君山位于河南省洛陽市栾川縣城東區,是伏牛山世界地質公園核心園區。老君山古號景室山,因老子李耳歸隱修練于此而得名。老…[浏覽全文]

  • 36180/0
    2020-06-18
  • 寄一份悔恨,給你——我苦苦思念的友人。我們邂逅于荷花滿池地七月,初識卻並不陌生;重逢在若幹年後柳絮紛飛的陽春,到處綠草茵茵、花蝶翩翩。野花盛開的小徑上,我們執手凝望,縱有千種風情、萬般感慨,相對卻無需多語,俨然如故知老友。從此,生活將我們納入同一條軌道;從…[浏覽全文]

  • 37378/4
    2020-06-17
  • 一個微寒的夜晚,我塔上了從廣州開往長沙的火車。我坐在窗邊的座位上看雜志。車廂裏彌漫著古舊的寂寞氣息,大家都不說話,或伏案瞌睡,或低頭沈思。那神情,像是在這趟列車上坐了三十年,不曾下去過。火車突然慢了下來,顯然進入了一個中途站,我把窗簾微微拉開,看見窗外“源…[浏覽全文]

  • 41648/0
    2020-06-14
  • 滄源阿佤山的崖畫谷實在太古老了,古老到談起她,就要從遠古時代的司崗裏傳說講起,或許好要更久遠些,遠到這片古老的大地從從滄海中挺起的那一刻。崖畫谷經曆過滄海桑田的造化,她見過太多的歲月輪回、太多的人事沈浮、太多生命興衰。因此,她不會刻意爲某年季節的變換而情不…[浏覽全文]

  • 51086/0
    2020-06-10
  • 神女湖青石板1永川有三湖,最美要數神女湖。我喜歡神女湖。我喜歡神女湖的環湖大道。早晨,迎著晨風在大道漫步,沿路都是風景。香樟對你飄香,湖柳向你招手,小鳥向你問好,那湖邊的睡蓮,已欣欣然張開眼,對你露出粉紅的笑臉。沿湖散落有亭、閣、廊、榭,雕梁畫棟、彎檐翹角…[浏覽全文]

  • 54605/0
    2020-06-08
  • 春天的夜晚似乎很短,春天的夜夢仿佛很長。今年的春日似乎來的特別的早,我在夏日的夜晚夢非常的多,不知從什麽時候起,白洋澱讓我魂萦夢繞。雖然離開白洋澱已經二十幾年了,可是白洋澱溫情脈脈的夏夜,淅淅瀝瀝的春雨,荷花盛開的秋日,冰封雪覆的隆冬,在我夢中久久揮之不去…[浏覽全文]

  • 56997/0
    2020-06-06
  • 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阻擋了我的“花漁洞旅遊文化節”之旅,這不由地讓我心有稍許遺憾。記得我第一次去花漁洞是因爲搞民族民間傳統文化與民間手工技藝的傳承現狀調研。之前,我對花漁洞的了解,莫過于就是從前人的遊感或民間傳說故事中得來。親曆花漁洞,我才感受到爲什麽…[浏覽全文]

  • 63316/0
    2020-06-01
  • 硯臨河畔砚临河,是穿越洪泽城区的血管,是连接城区乡郊的脐带,是围在城市脖颈的白练。砚临河,赠我一方水墨,一份黄卷,一阙婉词。我沉浸在她的氤氲中,陶醉在她的深情里,踟蹰,缱绻……砚临河,蜕变了姿容。看不见污浊,闻不到腥臭,它似乔装打扮的造访客,像出门相亲的翩…[浏覽全文]

  • 69995/3
    2020-05-30
  • 雨還在下,越下越大,沒有任何要停下來的意思。它打在蝴蝶身上,蝴蝶濕了翅膀,它打在樹葉上,上邊的灰塵變成了泥漿;它落入水中,激起碧波蕩漾。母親在那有條不紊地給我收拾衣服,不知不覺已經過去2個小時,背包早已被塞得滿滿當當,她卻嘴裏唠叨著還差點什麽。我也不去給她…[浏覽全文]

  • 69022/0
    2020-05-30
  • 近些天,誰知心中無端生出幾分情緒來,想必是看書乏了。坐也不是,玩也無意,便作起畫來解解悶。起初是在小黑板上畫竹子,接著畫蘭花,不畫則好,可一畫,又深颦蹙額來,蘭花不會畫呀。最後,自討個沒趣,于是就記下這件事了——東北的冬天,向來就比南方寒冷,加上西風,便又…[浏覽全文]

  • 69578/0
    2020-05-28
  • 春雨新魅昨晚沈睡,得一怪夢,在城爲陣地的岸邊找到兒子,他也正在尋找什麽,啊,是挖蚯蚓。之後離開,我遊泳在水,溯流尋找,遭遇士兵的殘骸,不斷在水中起伏,隨即吟短歌:血骨泳逢,夢城橋聲,驕兒在岸,輾轉無蹤。今天早晨上班的途中,心中品詩:“山不厭高,海不厭深;捐…[浏覽全文]

  • 78690/0
    2020-05-25
  • 莫懷念,君已老,相思無處,覓得花痕,寥無消息!春逝,雁鳴聲來!南方迎來龍舟雨的季節,淅淅瀝瀝的雨讓人好傷感情。拂袖的絲絲涼意卻不能驅趕憂郁。這雨中洗刷下的柏油路煥然一新,卻在我走過去的痕迹中迷失。曾告訴我,你拾著散在長廊的落葉,就像是數著傷感的記憶。是哪一…[浏覽全文]

  • 79033/0
    2020-05-25
  • 那一年,那一段塵封往事,漸漸的凋落在冬季,這又是冰霜季節,風吹的時候像多年前那樣,在心裏使人不禁的起顫。而今在江湖,卻難再相見。帶著一曲往事飄零在天涯,去尋找那初冬往事。爲何落寞的街頭,總是有一道道相熟的背影,在喧鬧之中讓人追隨。莫不是心鎖煙雲,道不明的期…[浏覽全文]

延伸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