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下载地址

  • 文章標題
  • 作者
  • 閱/評
  • 日期
  • 7911/0
    2020-08-04
  • 姥爺走了郭文德在我们那里(莱芜区和庄镇峨峪村),有谁在黑夜里走路遇到了“白媳妇”,谁就厄运临头了的说法。何为“白媳妇”?概有两种说法,一是指“女鬼”,黑夜里从头到脚裹着白色衣服的女人,行踪飘忽不定,阴森可怕;二是由于做“白公事(丧事)”时,孝服都是白色的,…[浏覽全文]

  • 13866/0
    2020-08-01
  • ………老貧農看姐姐的照片而作浏覽朋友圈,突然在手機屏幕上跳躍出九張照片,細看之,這不是我的親姐姐嗎?看到姐姐那高興的神態,開心的笑臉,我想起了姐姐的這麽多年的點點滴滴……這就是我的親姐姐李小梅,大我十五六歲,我的成長,有她那辛苦的付出……小時候,我家裏孩子…[浏覽全文]

  • 17030/0
    2020-07-31
  • 小師傅学艺有成,在师兄的介绍下来到一小镇店铺工作。小師傅还记得那天到达小镇时天已经暗了下来,接待小師傅的是一位三十来岁的男人,他便是店铺的店主,对小師傅的到来仿佛盼了许久,所以见小師傅来了显得格外亲热。店主将小師傅安顿好后便带着小師傅去他朋友的饭店吃饭,吃…[浏覽全文]

  • 20758/0
    2020-07-27
  • 與袁治平相識是在《惠州商報》的時候,那時,宣傳部副部長饒洪貴接替了退休後的副部長鍾錦才的工作。饒部保持了每月召集一次各大報紙的總編輯以喝早茶的形式搞一個見面會的傳統。我和袁治平都有參加。那時,袁治平在《惠州工商時報》任總編輯。袁治平臉面寬大,眉濃,嘴大,發…[浏覽全文]

  • 20036/0
    2020-07-27
  • 時間就像塗在歲月表層上的一道漆,它遮蓋了傷痕,亦覆蓋了記憶。一算,柳新先生走了快近十年了,隨著時光的流逝,我幾乎要把他給忘了。看來,文字倒是一個可以永恒傳承的介質,如果沒有文字,我們人類恐怕永遠無法走出原始與愚昧。我與柳新相識是他從惠州大學圖書館副館長職上…[浏覽全文]

  • 19939/0
    2020-07-27
  • 2018年正月,我們一班人在一朋友家聚會,酒喝得七七八八的時候,我們接到消息,說李靖國教授在年初三走了(後來證實爲初四)。電視台的杜小明聽到噩耗,突然狂哭起來。有人對杜小明的舉止感到詫異,說:你父親去世你都沒有這樣哭過吧?也許是因爲酒喝得過多,再加上聽到這…[浏覽全文]

  • 21951/0
    2020-07-26
  • 當我接到黃志忠跳樓身亡的微信後,十分震驚:從本質上來說,他該是一位多麽激情而熱愛生活的人啊。這樣的人,他怎麽會去自尋短見呢?瞬間,心裏生出感慨:成也蕭何敗也蕭何,體制之弊矣!爲什麽這樣說呢?話還得從我認識黃志忠說起。2003年吧,黃志忠在惠州市教育局任副局…[浏覽全文]

  • 30465/0
    2020-07-18
  • 在我客厅、卧室后墙与杀猪巷一侧的院墙之间,闲置着一爿瘠薄的三角形瓦砾地块儿,我一直期待能在那里栽培上几棵适应力超强的果木,打造出一幅农家小院橙黄橘绿的别样风景。上班第二年,储户邹师娘送了我四棵櫻桃樹,我将它们全部栽培在了那里。印象中,樱桃是成都平原最早开花…[浏覽全文]

  • 32840/0
    2020-07-14
  • 樹下的主人郭文德我们家曾经有棵上千年的枣树。根部直径大于100厘米。此树是我们家的坐标,“枣树底下”指的就是我们家。童年的记忆,家族里的记忆几乎全部在枣树里面。很是可惜,1977年,家族里面起了纠纷,枣树被同族的邻居砍掉了!父親没有能力阻止,给我们家、我们…[浏覽全文]

  • 32563/0
    2020-07-14
  • 懷念母親郭文德两年前的这个日子,母親走了,永远地离我们而去。享年80岁。抢救过程后期,在医生的帮助下,我们急忙忙把母親送回老家的房子里,在这里,她生育了我们六个孩子,并带领我们成长、就业、发家、做人。她叮嘱过我们无数次,无数次,一定要在老家里老大(方言:去…[浏覽全文]

  • 33075/0
    2020-07-14
  • 濃濃雪野情郭文德学会感恩是我们从小就接受的教育。“吃水不忘挖井人”,这是我在小学读过的课文。从那时起,每见到一口井,内心里总在想,这口井该感谢谁呢?爱屋及乌,每逢看到一座水库,内心里也会想这汪水比井水多多了,该感谢谁呢?那时的我们就是这么单纯。按这个思路推…[浏覽全文]

  • 45363/1
    2020-07-12
  • 烏河女兒--记我的外婆前言外婆生于1923年(民国时代),现在95周岁了,她经历了从民国时期到1949年解放后再到如今的新时代,从一个青春少女到了耄耋老人。最近几年外婆得上了老年痴呆症,也就是阿尔茨海默病。明显的症状是认知、记忆、执行功能出现了障碍,以及人…[浏覽全文]

  • 59594/2
    2020-07-06
  • 題記:這是老時光、慢生活的一段故事,像翻開一幀幀發黃的照片,當閱到觸動人心處依然會露出會心的微笑和溫潤人心,或許浮躁的心態會甯靜了許多。床頭櫃上堆放著幾本書,空閑時偶爾翻閱,最近我在閱讀張潔的《揀麥穗》這篇散文。文中描述的賣竈糖老漢,讓我想起我小時候遇到過…[浏覽全文]

  • 62276/0
    2020-07-02
  • 難忘“賒小雞”郭文德眼下有点岁数的人们尤其有点岁数的“城里的乡下人”都有一个同感:纯朴的民风好像已经不再了。都在怀念着过去,怀念着那个“缺吃缺穿”的年代。而最能证明那个年代纯朴民风的莫过于农村的“赊小鸡”了。赊小鸡是那个年代农村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每到三四月…[浏覽全文]

  • 62548/0
    2020-07-02
  • 蒲松齡先生到過我村作者郭文德“美不美,乡中水”。我村东头,河沿南岸,有块天然的巨石,没有人知道她多么大,或许就是那座山。巨石靠近河沿位置,有个凸起,像极了低垂的龙头,在“脸颊”的中间位置有道像蛙嘴似的缝隙,常年有清水流出。这便是我村的“龙泉”。泉眼离地两米…[浏覽全文]

  • 63110/0
    2020-07-02
  • 殺樹作者郭文德一个地方古不古老,老树就是很好的见证。听老人们描述,我村(莱芜区和庄镇峨峪村)曾经有过一棵据说是唐朝时期就有的老国槐。槐树的胸径四个成年人才能合围,这样测算下来直径应当在2米左右。树冠更是大的出奇。树下阴凉里有个简易的有些年岁的石台子,那是大…[浏覽全文]

  • 69398/1
    2020-06-28
  • 入夏後,阿佤山小城勐董的天氣總是雨多晴少,一連幾日的陰雨,使人的心情不由得憂郁起來;正值端午假日,蝸在家中,心情好像快要發黴了,走出家門,撐開一把傘,獨自走在雨霧彌蒙的小巷裏,頓覺日子悠長,歲月悠長。今年夏天的雨,就像永遠都下不完似的,綿長而深沈,天空總是…[浏覽全文]

  • 83832/0
    2020-06-22
  • 我的伯伯伯媽我的伯伯是土生土长的农民出生,人长的老实巴交,没有进过学堂门,开始是以耕种农田为生,后来,一个机遇进城当上了城市里面的工人阶级,所以,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是对于我们来说,他们算是有钱的人家了!我自幼生长在农村,点滴往事涌现,仿佛就是发生在昨天!…[浏覽全文]

  • 88472/0
    2020-06-17
  • 作家米蘭·昆德拉說:"這是一個流行離開的世界,但是我們都不擅長告別。"是啊!一路上,我一直都在學習如何告別。今年二月二十七日,一起五年多的女友選擇了離開;今年五月三日,我年僅七十二歲的外公永遠地告別了我,離開了這個世界。通過與外公的永別,我慢慢地,慢慢地了…[浏覽全文]

  • 106039/0
    2020-06-08
  • 我不是酒鬼,我只是喜歡喝酒,因爲只有舉起酒杯,才能與你對話。我不是酒鬼,可是人們喜歡把我稱作酒鬼,確實一日三餐,至少我有兩餐都是捏著酒瓶子的。有時候我一天只吃兩餐飯,或許是一餐,吃飯我是沒有規律的,喝酒也沒有規律。但只要我能夠吃下東西,酒必定是要喝的。自古…[浏覽全文]

延伸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