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下载地址

主頁情感家園異鄉生活
文章內容頁

閑聊一二

  • 作者: 幽山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1-12
  • 閱讀21299
  •   大約在差不多三年半前,我剛剛來到這所大學念書。所學之專業看著還是挺吸引我的,心中也抱著能像古往今來的諸多文人豪客一般可以煮酒論英雄,閑來無事之時又可以提筆寫下流傳萬古的傳世名篇。總之一切是向著好的方向發展的。

      初識拉某是在學校的藏生聚會上,他和我是同一級爲數不多的幾個學文科專業的男生,新聞的。此君身材壯碩,卻又一臉憨態,總是給人一種老好人的感覺,事實也是如此,交往之後發覺是位可以信賴的友人。我們的學校位于東部某個沿海省份的省會城市,該省的GDP挺高,但是首府建的卻有些差強人意,好在當地的老百姓好客熱情,倒也給這裏加分不少。因爲遠離西藏,這裏的人們聽到我倆用藏語聊天,很是好奇我倆是從哪裏來的,而他們的種種猜測卻又成爲了我和拉某的談資。我倆時常望著他們私底下暗暗討論,他們會把我們當成哪裏人?多數情況下,不少人會猜是不是韓國人。在此說明一下,我身體自幼發育的很快,個頭高,操著一口流利的普通話,而拉某還留著韓國電視劇裏男主最鍾愛的齊眉劉海,不管是從外形還是言談舉止,似乎和多數內地同胞認知中的藏族人差距有些大。還有一些會說是不是印度人,鑒于離我們老家挺近,我倆也就勉強接受跟三哥一夥了,不少人最後得知我倆老家是西藏,還是地地道道的藏族人後,一臉詫異,而我倆覺得頗有些趣味。

      隨著課業難度的加深,我漸漸有些跟不上了,畢竟底子就是不如別人。高考時,我是我們班成績最好的,但是到了大學就不夠看的了。老師時常會講:你們中學時學過的某某詩賦、某某的詩詞你們肯定讀過,而我爲了不辜負老師堅定的眼神也就隨波逐流用力點頭,下課後就去翻找,漸漸到後來就成了只要不挂科,一切都好說。與我艱難的處境相比,拉某就真是舒服多了,他們這個專業學校要求的實踐少,理論少,修行看自己。好幾次我上完課,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宿舍,正趕上此君睡眼惺忪起床洗臉,看見我後還不忘打聲招呼。每到此時,我就會有一種爲何不將他掐死的沖動。日子就這麽不緊不慢地過去了,大一結束後,我也對我的專業失望了。不是它不好,只是與我最初的想法出入太大,于是毅然決然地報考了法律雙學位。拉某得知此消息後,認爲我將來定能出人頭地,照顧他雲雲,我是一臉懵逼。同級的幾個女藏生也是一口一個學霸地叫著,搞得我老臉一紅。只是有得必有失,雙學位上課的時間是暑假和周末,爲此,我也只得從待的好好的學院籃球隊裏退出,漂亮的領隊妹子自此之後就再也沒有理過我,寫到這裏,有股淡淡的憂傷。法律雙學位開課後,時間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好在法學院有著不少才華與魅力並存的老師,老師們的不少觀點犀利又現實,講課的方式也是給我開了眼,有位教憲法的老師會每堂課領著我們做頸部運動,他上課從不站在講台上,而是雙手擺放在身後,從教室一頭走到另一頭,一節課兩個小時就沒停過,也不做板書,美名其曰健身式教學,而這也是我大學迄今爲止位數不多的幾門拿A普拉斯的專業課。正當我在內地飽受高溫的煎熬之時,我們可愛的拉某早已回到了西藏,享受他沒人性的暑假。

      在我們日複一日,年複一年的(其實就三年多)的生活之中,困難與挫折是在所難免的。我作爲一個資深社恐癌患者,解決的方法就是拉著我們的老好人拉某去看電影,慢慢就成了我們兩個的生活日常,有時趕上好時候,可能會連著好幾天都泡在電影院裏,當人們找不到我倆時,就會不約而同地等待我們從電影院歸來。當然,這其中的痛又有誰知道,電影院裏檢票的工作人員,最初用一種很是奇怪的眼神看著我們,到最後也就習慣我倆“成雙成對”了。每次到了年底,各類APP出年度報告時,看著動不動三五千的電影票開銷,就會不由自主地想:倘若這些錢能省下來是不是夠我在某個四線城市買房付首付了,頓時覺得自己混蛋的不得了,順帶著還要狠踹拉某的屁股幾腳,這時也就只有淘票票送我的黑鑽會員,不要錢的那種,可以讓我聊以自慰了。至于拉某,他作爲一個老好人,解決苦惱的方法就比我方便多了,一句話概括就是:世上無難事,只要肯放棄。某日,當我照例來找他去看電影時,他難得一臉鐵青,原來此君被人在網上騙了一千多塊錢生活費,正當我尋思如何安慰一下他時,他卻已經開始催促我快點,臉色神態恢複如常。事後向我解釋到:老哥,我這心態我自己也是醉了,心想可以去某呗上借錢,心裏就輕松多了。我無語。拉某的日常經濟狀態簡單概括就是:管仲子無食肉相,孔方兄有絕交書。而此君無論如何你都看不出他囊腫羞澀,外出吃飯前總是一幅買單誰跟我搶我就跟誰急的樣子,吃完飯後卻又一臉腼腆,似乎忘了剛才的話是誰說的。魯迅說過:人只要不要臉面,到哪都能活得輕松(不是魯迅的話)。拉某君可謂深谙此道,更有長江後浪推前浪之舉。

      學校的宿舍分配是按專業和班級來的,文科男生少,曆史、新聞、哲學、社會、文學全都擠在一起,還楞是空出來幾間宿舍給新來的菜鳥。可見在我們這裏交際的圈子有多小,凡是出了芝麻大點事兒,沒一會兒,全樓層都知道了。在曆史學院裏,有一位號稱“搬磚王“的大哥,此公有一種區別于他人的流線型的美,兩條大腿粗壯有力,皮膚黝黑。他並不是什麽健身達人,長得這樣充滿力量感僅僅因爲他的一個愛好:搬磚,這也就是此公雅號的由來。平日裏拉某除了跟我看電影外,最大的業余愛好就是陪此公通宵了。有時我們三個會聚在一起,坐在樓下的一處石桌旁吹牛,這裏被我們稱之爲”新疆大哥“,因爲我們這樓層有幾位新疆來的維族老哥總是愛在這裏坐著,因此而得名。有時聊的入了頭,能在這裏待上一整晚,餓了就從旁邊的小賣部買份蓋澆飯,坐在石桌旁的塑料草坪上,總是給人一種在過林卡的感覺。所謂林卡,來過西藏的人或多或少都有所耳聞,說的直白一點就是藏式野餐。每到六七八月份,大家大包小包收拾進車,跑到專門的林卡度假村或是鄉間田野找一塊有水有草的空地,開始野餐,有時還會把家裏的地毯什麽的拿過去在水裏洗。

      好的,我發現扯遠了。總之就這樣一步一步熬到了現在,大家有的考研了,有的考公務員。當然,大佬們都保研了,留下我們這一幫蝦兵蟹將在六個月的時間裏死去活來。拉某和搬磚哥去參加國考了,而我則頭腦一熱跑去考研,結果自然是被虐的體無完膚。時間到了現在,我則在家中苦思畢業論文怎麽寫,然後准備參加省考,總得找份工作糊口不是。大學的生活已經接近尾聲了,這時才發現學校的好,倘若有人僥幸能看到最後,聽我一句勸:努力學習。

      本文標題:閑聊一二

      本文鏈接:/content/321283.html

      验证码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最新被評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