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下载地址

主頁海天散文睹物思人
文章內容頁

酒到醉時方知濃——讀魏邕宏先生詩稿《青山依舊》的感慨

  • 作者: 鄧三君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1-11
  • 閱讀12205
  •   2010年,魏邕宏先生出版了《晚晴吟草》詩集。時逾七載,沒想到他女兒衛東行長給我電話,說要爲老父親出第二部詩集。現在,詩集排出了大樣,靜心捧讀,如酌老酒。書卷中那濃烈的詩意,如醇厚的酒香,讓人陶醉,浮想聯翩。

      掐指一算,我與邕宏先生交集近十載了。從研究林鏡秋先生開始,到接觸邕宏先生,再到發掘岸覺先生的書畫與曆史,後來與魏家成爲通家之好。這十年,在曆史長河中,只是一瞬間,但是在我的生命中,卻是十分珍貴的讓人回味無窮的美好時光。

      當初在聽到邕宏先生令尊大名“魏岸覺”三個字的時候,我的神經像被電擊一般,黑暗的心空像有一根神鞭抽響,放出無數光芒。“岸覺”——我驚奇于一位從五華鄉村走出的求知學子,經過現代文明洗禮後的涅槃——成爲具有現代意識和思想的青年才俊。我一直深信,他的這個名字,不是父輩的賜予,而是他自己對中國前途的憧憬和向往寄予厚望所取(當然,還包括他的志向與人生奮鬥的方向。但迄今爲止還沒有找到有關資料證明我的這個臆想)。我沒有邕宏先生後輩們那樣的福氣:在思念先人的時候,可以目睹與受教祖輩留下的詩稿和墨迹,還有關于他們那些豐富的傳奇故事。

      有段時日,我常常沈迷在自己虛幻的岸覺與若華先生的故事裏。傍晚慢跑的時候,我時常像穿越時空隧道一般,這對昔日新青年所經曆的各個重要時期,如回放的電影慢鏡頭,曆曆在目:他們在北京街頭爲爭取民主自由而搖旗呐喊,爲表達對軍閥踐踏民主的不滿而示威遊行;他們回桂從教,創辦南甯美術社,與回國不久的徐悲鴻先生聯手,爲舉辦中國規模空前的美術展而忙碌;他們回到五華,創辦學校,團結鄉鄰,支持革命;他們建彈亭,撰碑文,宣傳抗日思想,捍衛民族尊嚴……最終,他們被殘酷的政治風雲卷入,人格被辱,理想破滅,陷入絕望。岸覺先生用他特殊的方式告別了這個世界,那是一個連親人至今都不願提及的夜晚;若幹年後,一位知識女性若華先生像一只落單的孤雁,亦在極度的痛苦中,在一個寒冷的冬夜,也走到了生命的盡頭……我曾在一篇文章裏感慨:“他們的早逝,何止是一個生命的偃息,是中國藝術界的重大損失,更是中國民主道路上的一曲悲憤壯歌!”我曾想寫部書,爲他們立傳,更爲特殊時期的中國政治生態作一個典型的真實紀錄。可是由于時間問題,我至今沒能動筆。而在這部詩集的附錄裏,邕宏先生回憶他父親的一些文字,爲來者研究岸覺先生提供了寶貴的佐證史料。

      我以爲,邕宏先生之所以有這麽深厚的文學功底,仰賴幾代人的熏育與積澱,就像窖藏老酒,不到年份哪得甘醇?也正是爲了源遠流長家學的延續,邕宏先生才如此注重文脈的傳承,再加上邕宏先生的子女賢惠,兒孫孝順,即時記錄,注重整理,才有了這部書的順利誕生。

      通读全书,倍感亲切。这里面的詩歌,据我所知大多都是邕宏先生现场即兴而赋。邕宏先生虽然年届九十高龄,但他的思维敏捷,胸襟高远,语言丰富,表达精准,没有深厚的功底、丰富的阅历、高阔的胸襟怎么可能达到这等娴熟而练达的程度?!书中涉及到我的詩歌,大约有四五处之多,他都是在每次相聚的现场发挥,一气呵成。他那脱兔般的机敏、泉涌般的才思、磐石般的沉稳,令后学十分钦佩。

      随着年事的增高,我的酒量亦明显下降,可是对于詩歌的兴趣却渐浓。读诗,如饮酒,令人萦怀与缠绵。尤其是品读像邕宏先生的这般古道的詩歌,就像啜百年老窖一般,刚烈沉静,口味平和,却在不知不觉中,让人浸润其中,物我两忘了。这时,才大为感叹:酒到醉时方知浓矣!

      2017年9月30日于聞之居

      本文標題:酒到醉時方知濃——讀魏邕宏先生詩稿《青山依舊》的感慨

      本文鏈接:/content/321256.html

      验证码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