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下载地址

主頁雜文評論佳作賞析
文章內容頁

逆向的艺术视觉与强烈的批判精神——许峰詩歌作品《致荷花》浅评

  • 作者: 鄧三君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1-11
  • 閱讀122277
  •   最近,许峰詩歌创作似乎到了痴癫的地步,有时一天发几首詩歌过来让我品鉴。面对如此诗痴,我在心里暗暗说:现在的许峰,简直就成了诗癫一枚矣!

      有位頗通律詩要旨的晚輩讀了許峰的詩後在我微信裏留言:“雖能顯品質,但于韻未工”。我給他的回複是:“良駒本有道,野馬卻無缰”。哎嘿,你還別說,許峰的詩,除了平仄之外,立意、語言、韻腳還真有可圈可點之處,其中也不乏人生感悟至深與藝術表現臻美的絕美好詩,所以我謂他是詩壇的一匹黑馬。

      何谓好诗?我以为能引起人们普遍共鸣,能在众多读者的心海激起浪花的詩歌就是好诗。那是人们言而没言、言不敢言、言而无法言的诗意呈现。许峰的《致荷花》:“亭亭玉立享誉高,污泥托举竞风骚/自是洁来还洁去,莫忘糟糠孕妖娆!”就是一首被读过的朋友普遍称赞,在许多读者中产生强烈反响的好诗。短短四句,为何能获得如此效应,本文欲从艺术视觉和批判精神两个方面试作浅评。

      1

      逆向的艺术视觉带给读者全新的思维空间,使得詩歌具有了全新的审美维度,从而获得不同寻常的艺术效果。

      在我的印象中,一般描寫荷花的詩文大多是贊美的,尤以北宋詩人周敦頤的《愛蓮說》中“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最爲著名。除此之外,大多數則是描寫景象的詩句,如:“荷花嬌欲語,愁殺蕩舟人”(李白《渌水曲》)、“荷葉五寸荷花嬌,貼波不礙畫船搖”(石濤《荷花》)、“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楊萬裏《曉出淨慈寺送林子方》)、“月明船笛參差起,風定池蓮自在香”(秦觀《納涼》)等等。許峰卻與古今詩人逆向而行,全詩不僅寫景,更在寫意;不僅寫意,更在辯意。人們在欣賞荷花的時候,大多贊歎那千姿百態,歌詠那豔豔妖紅,可是許峰卻不同,他從荷花的熱烈與怒放中,想到的是何以爲是:成因與源流。他從一個生命的現象,追溯到生命的本質,頗具西方哲人之思:我是誰?我從哪裏來?要到哪裏去?他堅信在“亭亭玉立享譽高”“自是潔來還潔去”的背後,一定有其支撐的原點和基礎,有其厚重的積澱和托舉,于是詩人便提出了“莫忘糟糠孕妖娆”的警句。其與中國諸多俗語,如“喝水不忘挖井人”、“不要好了傷疤忘了疼”、“莫要過河拆橋”、“櫻桃好吃樹難栽”等等有異曲同工之理。

      這首詩好就好在詩人看事物的視角不隨流,不附和,不大同,獨辟蹊徑,不僅令人耳目一新,而且叫人靜心三思。這就是審美逆向思維帶來的別具一格的藝術效果。

      審美逆向思維是審美中朝著主體指向的相反方向進行思考的思維方式。本詩從特定審美對象的現時狀態出發,根據對象的發展態勢朝著它的相反方向進行追根溯源的思考,從而把握對象的起始源頭及其形成過程,並在審美探究中,縱向全面地把握對象審美特性及其曆史淵源。詩人在思考過程中,發掘出主體對象的內在矛盾和不合理性,産生與同化和順應作用相反的逆反心理,作出與特定對象的自我評價以及對象的創造者、評論者的審美評價相反的審美判斷和評價。有了這樣的思考過程,許峰的詩,就不同尋常,非同一般。就有如在操場上列隊訓練,所有人都朝前走,而獨獨有一人往後奔,可見那場面該是多麽別具一格、別開生面、惹人眼目。

      近期他这类的詩歌还有不少,如《咏百花》《叹垂柳》《咏风筝》等,都是逆向思维的詩歌品相,给我们带来了不同寻常的文学感受和扣人心弦的人生思考。

      2

      批判精神是此詩獲得共鳴的關鍵所在。所謂批判,其實就是站在一個更高的層面上,對曆史或現實作甄別和審視,對人或事進行分析和解剖,以期發現問題和解決問題,最終目的是爲了人類社會的更加美好。

      思想、人格和精神的獨立,是批判的必要條件,因此批判所引申出來的豐富內涵和積極意義遠遠大于批判本身。許峰,正是一個具有強烈批判精神的人。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在很多場合,他都能直抒己見,而且很多觀點與衆不同,甚至相悖,所以有些人說他喜歡屌人。從某種意義上說,其實這正是思想、人格和精神獨立的一種表現。而這首《致荷花》的詩,恰恰是體現許峰具有批判精神的典型作品之一。

      在我們的社會生活和各項事業中,的確湧現了不少出類拔萃的人物,他們在成名成家之後,得到了極大的權力與榮譽。可是有的人卻在“亭亭玉立”之後,忘卻了“汙泥”的托舉和“糟糠”的孕育,慢慢地就自以爲是、不可一世、惟我獨尊、驕橫跋扈起來。這點與許峰的爲人處世形成鮮明對比。據我所知,許峰從部隊轉業到地方,其“進步”的速度並不算快,可是他卻總是記得在他人生中,幫助過他、提攜過他,甚至鞭策過他的領導與同事。尤其是對那些已經退休和離職的人,他更是感恩在懷,每每不忘。逢年過節,他都忘不了去看望他跟過的老領導,請他們聚一聚。有的老領導去世了,其遺孀他也一如既往的去看望。遇到機會和條件,他還經常組織老領導和老同事們出去走一走,以體現他對同事的關心和對朋友的溫情。所以,無論是在職的領導和同事,還是退休多年的領導和朋友,一提到許峰,都說他是一個有情有義的漢子!許峰之所以如此,他始終記得他非常敬重的一位老領導不止一次給他的提示:“你幫了別人要馬上忘掉,因爲你幫過的人中會有很多會忘記你。如果你天天計較這些會被氣死。別人幫過你,要記一輩子,這是做人的起碼良心——不要忘本!”

      而在現實生活中,忘恩負義的人也的確不少。有的人在成名成家、身居高位之後,忘記了父母的養育之恩,忘記了領導的栽培之恩,忘記了同事的薦舉之恩,看到的只是“光鮮”與“豔麗”,忘卻了自己的“根”與“源”,在社會生活中制造了極其不和諧的氛圍,讓人們失望與寒心。許峰在自己的人生經曆中對這種人生的冷暖深有體會。他在部隊長期從事新聞工作,帶過不少學生,到地方後也力所能及的幫助過不少人。在這些人中,有軍隊的將軍,有出過幾十部作品的專業作家,有活躍在軍地領導崗位的官員,他們中的不少人,那怕身處天南地北,只要到了廣東,都要專程到惠州來看望許峰這位“老師”和“老大哥”。但許峰在部隊和地方,也碰到過廣東人罵的那種“反骨仔”,許峰曾傾其所能給予幫,等其得勢以後,卻反過來咬人一口。許峰並不需要人家記得自己的好,但也不能接受恩將仇報,這在許峰心裏成爲一個暗痛。許峰經常自嘲:如果不是那位老領導的話入心入肺,自己早被氣死了。我的理解是:許峰樂于幫助別人是出了名的,他甚至用他微薄之力改變過不少人的命運,但最後又有幾個能真正記得他呢。他曾對我說:對多數人講,人生一世很多不得已,“忘恩”也很正常,但是“負義”的人就太卑劣了。可見在這個問題上他心中有隱痛,這也許是他創作《致荷花》的因由吧。

      《致荷花》這首詩極其形象地揭示了這種社會現象,善意地警示了這種人,巧妙地闡示了這個理。所以他的這首詩在微信裏傳播後,反響極其強烈。一位南方的退休正廳級領導說:“《致荷花》對社會現實鞭辟入裏,是一首難得的好詩!”;內地一位退休的市長說:“《致荷花》這首詩,把社會的冷暖現實表現得淋漓盡致”。可見,許峰這首詩的內涵正是人們想言而沒有言的東西,于是贏得了大家的普遍認同。

      我的微信朋友圈,开辟了一个《许峰詩歌专栏》,专门发表许峰原创詩歌,有时我也写几句评语,叫“微言微语”。这微有一语双关之意:一是代表微信这种媒体;二是说明我的人微言轻,不足权威。在这首诗的“微言微语”中我如是写道:“此诗独辟蹊径,视角别出,讲出了光鲜背后故事,让人浮想联翩。世间的好与坏,荣与辱,成与败,怎能评说?”当然,此评的弦外之音,只能意会,不可言表。

      水平有限,笔力不达,恐难揭示詩歌《致荷花》的真谛,正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如一千个人心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还是请读者诸公自品自鉴、自思自得吧。

      2018年11月12日于聞之居

      本文標題:逆向的艺术视觉与强烈的批判精神——许峰詩歌作品《致荷花》浅评

      本文鏈接:/content/321254.html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