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下载地址

主頁海天散文似水年華
文章內容頁

人(三十二)

  • 作者: 天涯若比鄰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1-11
  • 閱讀16099
  •   食品站的高洪明副站長是在我到食品站工作兩個月後,部隊轉業安排來的一位食品站領導。


      高站長的年齡大概是在三十歲左右,個子也只有一米六五左右,文化程度是中學畢業。在部隊上擔任的排長職位。他平時說話的時候臉上總會帶著笑容,兩只眼睛有些大,黑眼仁多白眼仁少,而且很有神精神,所以給人的印象很有親和力。


      因爲那時候我剛剛正式參加工作,不太清楚地知道領導還有具體的工作分工。是在高站長來了兩個月後,才知道高站長是分工管站裏面的行政和“青、工、婦”工作的。


      可能是因为分工这个原因,有一天高站长找到我给我说:“刘红,我看你平时喜欢看书,是不是对小說那些东西有爱好?”。


      我聽了之後有些詫異,馬上在心裏想:高站長怎麽會問我喜不喜歡看書的事情呢?難道是要問我是不是看的那些“封、資、修”的書?!要知道那是剛剛粉碎了“四人幫”後的一兩年的時間,人們的思想和觀念還尚未完全走出那場“浩劫”的留給的陰影,我同許多人一樣,心中還存有余悸。因此當時我的眼睛裏滿是疑惑地看著高站長半響沒有說話。


      也许是高站长看到出了我疑惑,然后他笑了起来,用半开玩笑的口吻说:“怎么,是我问你的话没有说清楚?是这样的,我虽然刚刚来站里不久,可我这两个月观察到你喜欢看书。站里的新办公室就要修好了,到时候你就去以工会的名义去新华书店买一些小說和杂志之类的书藉,包括连环画的书都可以。你看这样如何?!”。


      我听了之后心里又是一阵十分紧张的诧异:这个高站长平时也没有看他对我有什么特别的注意,我也是与其他人一样整天忙忙碌碌的工作,况且我看书都是晚上一个人悄悄地在床上看的,他高站长怎么会发现我喜欢看小說的事呢?!


      盡管我的心中有如此這般許多的想法,都是我心裏還是非常的高興。因爲這樣一來,自己既可以買自己喜歡看的書,每個月又可以節約自己一些買書的錢何樂而不爲呢?!于是當即答應了高站長的安排和要求。


      高站長看到我答應了他的安排和要求之後,隨即又說:“劉紅,我看姚雪垠寫的《李自成》還可以,還有《海底行程兩萬裏》和《基督山伯爵》這兩部書都不錯,你去買書的時候把這些書都買回哈!”。


      這一下我一聽,原來還有些緊張和不安的心緒,一下子高興得不得了,想不到高站長的興趣愛好還真的與我一樣,喜歡看這些作品!這種感覺使我的心裏除了高興還是高興!但隨之而來的是覺得心裏又添了一些顧慮,就是如果買了這些書,食品站的工人既那些殺豬匠平日裏根本不會來看書,會不會使我自己給大家造成一個“假公濟私”的印象?!


      我把我的擔心給高站長說了之後,高站長笑了笑說:“工會買書除了讓喜歡看書的人到你保管書的地方來看書以外,還有就是培養大家的興趣和愛好,讓那些天天只知道殺豬賣肉的“刀兒匠”也要學會看書學習。這樣的想法不是很好嗎?你說呢,劉紅!”。


      聽了高站長說了這些話後,我頓時打消了自己的顧慮,心裏也豁然開朗。覺得高站長真是想得太好了!


      正因为如此,在后来的一年多的时间里,食品站的工会先后买了六、七百部各类小說杂志连环画的图书,我这个图书室的保管员经常借此机会看了好的的书。当然,一些“刀儿匠”偶尔也来借一些连环画之类的书去看。不消说更多的是方便和满足了一些像我这样刚刚参加工作的喜欢看书的年轻人的爱好。


      漸漸地,大家對高站長他自己分工負責管理的行政工作還是非常認可的,許多年輕的職工認爲高站長的工作做得比較好的,也喜歡和他交朋友以及交流自己的一些想法。


      實事求是地說,那時候高站長在業務工作上,高站長卻不是很在行。


      記得是在七九年春節,大年三十和初一本來是我和高站長一起值班,高站長說大年三十由他值班,大年初一由我值班。然而,就是因爲他不太懂業務,而在這短短的一天,卻讓我賠了一個月的工資。


      那是當高站長代了我一天班後,我在初一去上班時,看到高站長他代我作的每天銷售收入賬完全是十多頁的糊塗賬,根本不能夠准確地計算出現金收入數據。沒有辦法,只好把我自己當月的工資賠搭了進去才算了事。高站長看了之後心裏過意不去,說是由他和我一起承擔責任。他是爲我代班才發生這樣的事,所以我能夠說什麽呢?我給高站長說是我自己工作崗位上的事,就由我自己負責好了。


      也可能正是因爲高站長對企業的經營業務工作不熟悉的原因,站裏的一把手劉站長有時候就流露出對高站長的工作不是很滿意的態度。有一次,劉站長對我說:“小劉,這高站長都到單位一年多時間了,我看他對經營管理仍然是很陌生,說話還是一個外行似的,你說是不是,小劉?!”我聽了之後笑著說:“劉站長,你是經驗豐富的老領導,高站長以前在部隊裏,肯定沒有你的經驗豐富。不過我認爲高站長人也是很好的,我看高站長他也很關心人的!”。


      聽了我的回答,劉站長笑了一下後說:“關心人?!你呀也是太年輕了!你知不知道高站長在文化大革命中是什麽樣的人嗎?!他是一個造反派,鬥那些老同志凶得那個不是一般的!”。劉站長說這話時的眼睛裏流出來那個厭惡眼神,讓人仿佛看到了高站長指著老同志批鬥的樣子!


      我聽了劉站長的話後,心裏想:怎麽會呢?高站長在我的眼裏確實是一個很好的人!在後來,我又聽其他的人說高站長在文化大革命中確實是一個造反派,只是在轟轟烈烈的“紅衛兵”造反派運動剛剛開始不久,于六八年初高站長就參軍去部隊當兵了,所以也就沒有受到組織上的清理。


      我後來想,在那場“浩劫”中,許多不明事理的像高站長一樣的年紀青青之人,一旦看清楚了那所謂的“運動”是一場滑稽和鬧劇之後,是會已然而去的。


      因而當我得知高站長地確曾經是一個造反派的積極分子時,也沒有什麽其他的感概和失望。


      七九年年初,縣商業局派出的社會主義路線教育工作組到了食品站,在經過半年的社會主義路線教育活動後,工作組要求食品站要在抓好經營業務的同時,進一步建立健全站裏的規章制度和“工、青、婦”組織,開展好“工、青、婦”的各項活動。


      一天,高站長到辦公室對我說:“劉紅,你積極努力工作,而且工作幹得很好,大家對你的印象很好,每一次評獎金大家都給你打的優,說明同志們對你工作的認可。但是你現在還沒有入團,希望你既要幹好工作,又要在思想上積極要求進步!我今天來就是找你談話的,你有入團的願望嗎?”。


      我聽了高站長的話後,心裏真是五味陳雜。我想我自己思想上是一個積極要求進步,表現也很不錯的人。無論是在修東風渠還是在下鄉當知青哪個地方,我都是兢兢業業踏踏實實地做事,多次被評爲先進工作者和打戰“紅五月”勞動表現突出的知青,但是由于所謂的家庭出身原因,卻從來無緣加入共青團組織。


      所以當我聽了高站長的話後,既高興也難受。高興的是自己的工作得到了同志們和領導的認可,難過的是因爲自己的家庭出身不好,都快二十一歲了還沒有入團,每一次看到那些與我一起工作的同志過團的組織生活沒有自己的份,心中很不是滋味,總覺得自己心裏面像塞了一個東西一樣。


      因此高站長說我應該加入共青團組織的話那一刻,我的眼淚已經開始在眼眶裏打轉了。之後,高站長主動還當了我的入團介紹人。


      與高站長一起工作兩年的時間後,我的工作單位發生了變化,然而高站長的爲人處事給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四十多年過去了,每當我回想起與高站長一起工作的事,我老覺得在這個大千世界,各種各樣的人生活和組成了這個複雜的世界。好的環境可以養育出一個品行好的善良的人,而一個失去理智和顛覆人性的環境就會激發出人性中陰暗的一面,從而使人失去本來具有的善良和寬容以及尊重他人良好的東西!


      譬如高站長,倘若當年他沒有去部隊當兵而是繼續去充當“造反派”,參與“打、砸、搶”奪權之類的事,他的命運極有可能是另外一番模樣,當然也極有可能沒有當我的入團介紹人了。或許,因此而使得我的人生軌迹也會發生一些變數?那就不得而知了!

      本文標題:人(三十二)

      本文鏈接:/content/321243.html

      验证码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