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下载地址

主頁海天散文似水年華
文章內容頁

滇西記憶(四)

  • 作者: 不江湖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1-10
  • 閱讀120632
  •   (四)跑龍套的日子

      項目前期的事與我的專業沒太搭,我有時被安排做這做那,當時有點懵,但是只要有人帶也容易上路,老帶新這是公司做得比較好的地方,這也許是國企(或大型企業)與一些只求效益私企的一個不同地方吧,私企在追求速度時往往缺少一點溫度,這是比較普遍的現象。新員工到了公司,分到各分廠從事操作,分廠會安排一操作熟練的老員工帶上一兩個月,然後才放手讓新員工操作,其實這既是對新員工負責,也是對公司負責,可最大限度減少安全隱患。初到公司不久,工地土建方面的事比較多,于是老總說讓我跟著做土建的一老師傅跑跑,結果這一跑就跑了好些事來。

      征地後勘界,老師傅就帶著我和另一小夥跑工地,溝深林深的地方我倆下去,確定好點位;然後是地質勘探數據校對,待這些數據弄完便進入地平階段。當初進入工地時,山上大多是地,多是紅薯、包谷,長得正旺,項目還在做通路、通電工作。當前期工作完成,村民將大部分莊稼收割即進入地平,地平做完三分之一時,即將舉行奠基典禮,平時不太忙的情景沒了,一時各種工作接踵而至,駐地的接待工作,典禮現場的布置,還有典禮結束後的宴請。先從現場開始,因地平剛結束,工地上有點亂,需及時清理,規劃布置會場,比如主席台布置,現場與會的人員座位布置,然後是彩旗布置,要烘托一個熱烈氛圍,公司領導也很重視,由生産副總負責執行,我們幾個腦力、體力、打雜都得跟著轉。布置好現場回到辦公駐地,領導又忙著考慮接待,以及開工典禮後宴請,最後形成了一個工作行程表。奠基典禮前一兩天總公司領導就趕到,集團公司領導于頭天趕到,因爲是一扶貧項目,地方市、縣都重視這一項目開工,因此當天市裏、縣裏都安排了人員到場。我不擔心做事,不沾煙酒向來對酒桌上酬酢是我的弱項,對應酬似乎有點恐懼,特別是公司一些比較重大的場合總有點讓我手足無措,因此宴請前與幾個同事把一些所需物品搬到酒店。聽人說主席在二樓,要同公司領導上前敬前來捧場領導、賓客酒,我一聽聞便不敢到二樓去了。酒席期間確實見公司領導舉著紅酒從二樓到一樓,發覺當領導不容易,既要上得了台子,又要能與員工上得了場子,還要拎得了瓶子。

      那年冬天滇西天氣一直不好,直到奠基那天太陽稍露了一下臉,聽說公司請了當地一先生選的日子和時辰,說那天天氣會有轉機。

      奠基完成後就進入公司大規模的土建階段,需要修建場地擋土牆,于是公司領導讓我同老師傅去做擋土牆工作。我是首次接觸這事,于是跟著老師傅現場跑,弄清楚施工規則,以及注意事項,工程計算方面他稍指點就好。在這施工中既接觸到了各種特點老板,當過老板的終究有過曆練,稍不注意就會中了他們手腳。擋土牆分兩大段,由兩個當地人承包,由他們安排承建,實際上他們承包後即轉包,這是中國工程建設中比較常見的事,盡管從國家到民間都覺得危害甚大,容易導致豆腐渣工程,但屢禁不止。施工中民工勤勞樸實,很能代表當地人的風格,甚至一些小包工頭也做得不錯,或者說不易。曾經有一個小老板從其中一個老板那承包了兩三段擋土牆,但他資金實力有限,公司只付了一部分資金給承包方,還拖欠了部分款項,承包的老板估計把錢挪用到了其他地方,于是沒錢付給小包工頭,春節過年了還沒錢結給民工,于是有民工就追到他家要錢,聽說民工火氣很大,把包工頭攆得不敢回家過年!聽說他哭著找那老板要錢,後來那老板直接找上公司領導。這也是很多工程建設中經常遭遇的事,自己不墊資就包不到工程,承包了工程,有時被業主拖欠三年五載,或者就成了呆帳,如沒有實力就會拖跨,實屬不易。當然也有承包方借助自己能攬工程而用了一些可惡或卑劣手法。有時工程已結算完畢,但推說是業主沒結而故意拖欠下一級承包人的款項;當時聽工地民工傳有老板的手下借包工程、驗收,竟把在他手下承包擋牆的女人睡了,實屬惡心。

      當然也有小包工頭以地方人自居,耍地頭蛇伎倆。我前去查看他們的施工情況,指出一處水泥用量不夠時,他說“我以前施工沒有人查過我的!”,帶有一點威脅口氣。後來得知他就是附近經常包一些小工程,且有點橫的那種小包工頭,我同公司領導說這事時,生産副總說,“你放心去管,我支持你。”盡管他這麽說,當時還是讓我有點忐忑。後來不知啥原因,那老板不再包工程給他,他有一天竟帶了地方一邦人到項目指揮部鬧事,以後在工地上沒再見到他。

      當地民工普遍比較樸實,做事也比較紮實,但是安全意識比較淡薄。有一工段我經常碰到一民工,早上上工都酒氣呼呼,見他勞作時上氣不接下氣,有時提醒他,他說“不咋個。”旁邊的人也附和說“沒事”。另一處擋牆,跨度大,高,將近用了一個月才弄好。當時經常見一三十左右的女子,模樣還好,很不說話,別的要麽老公帶著媳婦,或者說是什麽親戚的,有一天無意問及他男人時,老板的手下說是那包工頭的姘頭。走過不少地方,發現女人、賭是一些工程老板的行頭,司空見慣。

      施工中如出現返工,那可是最爲惱火的事。發現問題,現場督促,但人微言輕,說了不管用,有時只得請示領導,領導只會告知按怎樣途徑走,一般很少直接出面。有時得自己想辦法處理,不能老是找領導,這時既看個人能力,也看個人運氣了,如遇上熱心的師傅,他會幫你出頭解決問題,否則就得自己扛,或者憋屈受著。所以在一些崗位遇上好的師傅,久了真有情同父子的感覺,工作上的事自己父母未必能幫到,但師傅卻能幫到,內心會感激半輩子。當然,要是遇上糟糕的師傅,會讓人懷疑行業,以至懷疑人生,就得逼著自己強大。

      除負責擋土牆外,公司生産原料要用到石灰石,還在征地開礦山,前期勘探基本搞完,老師傅又領著我和一小夥子去驗收礦道。到了礦山,遠望廠區一目了然,只是有點遠,估計有四五公裏,當時規劃上礦山要建橋架上帶皮輸送。三個人由山頂量到了山腳,測量完畢再回到山頂,找了一個人家吃了飯才返回。我也是到那才首次見了野生橄榄,老師傅采了不少,說用酒泡了可治咽喉發炎;再一個是見到了核桃樹,以及核桃長在樹上的樣子。

      擋土牆修築用了半年時間,但是結算拖的很長,一方面後來公司資金緊張,沒能及時給人結算完,于是項目完工我已離開了一段時間,施工方還打電話來問一些事宜讓我煩惱。

      在土建過程中讓我有點後怕的事是驗收樁孔。樁孔挖好後要人下去查看是否挖到岩層,老師傅昙o大,加上他塊頭大,我個子小,輕,只有我下去。當時下到十幾米的樁孔裏也沒覺得有什麽,直到有一天有同事同我說起有人曾挖樁孔被埋在下邊我才意識到可能存在的危險,真可謂不知者無所畏。

      其間最大的土建工程是修建電石廠房,從地基到廠房建設,最後修築電石爐。廠房建設是由省裏建工集團第×公司承建,但那家公司資金方面欠雄厚,而我們公司資金又不能及到位,導致建設拖了延了好些時間。那公司民工大多川籍,到雲南我見到最多的外地人是四川人,其次是貴州人,但工程方面四川人居多,會讓人感覺雲南仿佛是四川的一個省。工地上四川女人同男人一同上場,紮好用于基腳的鋼筋籠,兩口子一人承一頭就擡了去,真的是女人當男人用。老師傅老家四川,他幾分自豪說,“四川人打不爛,拖不跨!”當時還見了一當地女人同那做工的一四川小夥子私奔曲目。那婦女是送自來水的,三天兩頭往上跑,後來竟同工地一小夥子勾搭上了。女的的膚色較黑,個子倒小巧,一到工地上就圍著那邦人聊天,往往好半天才下山。其中一小夥子身材結實,約一米七的身高,天天太陽下幹活,皮膚也有點黑,結果兩人就好上了。我們每天去監工,天天見那小夥在工地忙活的,有一天人不見了,後來聽人說那女人在家招婿的,她老公知道了,有一天拎了一把菜刀在山腳擋住了那小夥子,可能怕鬧出事,女的撇下小孩同那小夥跑了,只是半年左右那女的又回來了,老公同她離了婚。

      提及這事不由得想起另一樁事,一做工藝的女孩結婚生子,到公司本部實習同一師傅好上了,結果那師傅爲她追了過去,差點離婚沒了工作,當時也鬧得風聲不小,讓人慨歎滇西是一個有點多情的地方。

      到了滇西,偏热,太阳又有几分毒,皮肤较深居多,但也有姣好。当时公司来了一本地经营财务软件的女人,皮肤特别白,说话温和,举止优雅,让人开了眼界。有一回路过保山,财务让她请客,把我们带到了当地一家比较有特色的一家店安排好饭局后离开了,说她干爹来保山帮人代理一个诉讼。有人问是如何认上的,说有一年去腾冲玩遇上的,他只有一儿子,想要认一姑娘的做女儿。她离开后财务从鼻子发声 “哼,什么子干爹!”。那时财务正单身,我曾怂恿他争取一下,不过他有点口吃,又有几分犟,一般人说不动他,加上一点不太自信,终究没行动。他说:“有些东西不要勉强,少那心思还可做朋友。”

      廠房基建搞了好久,後來公司也急了,換了施工方才做完,然後進入築爐。

      築爐由昆明一家公司承包,有一老師傅經驗足,除了技術外,有時往往就容易動一些手腳,只是公司土建師傅經驗也頗多,岐不了生,讓我們監工的時刻在爐子裏盯著,也讓我一個外行成了略懂築爐的技術員,可能盯得過緊了一點惹惱了那老師傅,言語裏就有點不友好了,直到有一天弄得我不開心,我說我不管了,有事讓他去找公司領導,結果他也急了。事後覺得自己經曆少,在這種地方的工作不能由著性子,宜多溝通,否則弄得雙方不愉快,不好展開工作。

      項目基本完成,進入生産,老總又讓我去管原料進出,我沒做過擔心出差子,老總是從公司供熱分廠走到現在這崗位的,他說“你只要盯好進出物料,把好數據關、等級關就不會有事!”我當時曾納悶怎調我去管原料,後來有人說,一方面知道你做事認真仔細,另一方面他信任你,這種崗位有人想去去不了。但是當時做著覺得有點累,事務有點繁雜,同時一些送料的人抵觸現場仔細。

      本文標題:滇西記憶(四)

      本文鏈接:/content/321208.html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