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下载地址

主頁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內容頁

雨若夜弦

  • 作者: 青熸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1-03
  • 閱讀17463
  •   ——十一月末賞雨

      某日的雨下了一整夜,不大不小,但覺飄縷入骨。夜是墨然,偏暗燈黃約歎半裏。挽風流離。那雨便絲絲緞緞地斜著,絲絲幽韻,憐光長履,沿途寥寥畫意,寂寂溟茫空枯樹影;若三千緣線頤染憂思,要一直淋到心頭的坎兒裏去。

      因是深秋初冬之際,風從窗口探照燈投及似地吹進來,或自起伏的傘面下撲懷而至,並攜著可融入肌膚的絲絲的雨,竟令人覺得寒冷中已足有背景去感同身受不屬于自己的淒涼。可以是“新妝竟與畫圖爭,知是昭陽第幾名?瘦影自臨春水照,卿需憐我我憐卿。”“稽首慈雲大士前,莫生西土莫生先,願爲一滴楊枝水,灑作人間並蒂蓮。”少女鳳冠嬌顔,嫁衣柔姿,卻是盼得一封自手中顫然飄落的訃告——淚痕劃破了紅妝,燙碎了冰心;劍客征戰九季,卸甲歸田,卻只來得及握住松崗冷月下那碑上刻著的名字——再也賞不見夢中的翩舞,嘗不到她溫的酒,她沏的茶……人間癡眸凝月宮,雨夜卻總是無月,仿佛無處寄予愁思,至于一片半片零落悄然的舊葉,竟也在泥土中漾開了泊松亮斑般的缱绻。已念自顧,終止慨然,望著冰線拴縛塵綠,是葉丁憂,或樹喪子?但且輪回,諸行無常而已。

      傘外夜朦胧,渺雨空懷之際,既知不遠處自有無期繁華起落,杳杳幾筆將此下寂默約盡,也甘願縛于塵網,或自樂流俗,或清蓮潔身,引白衣長堤之局、千古丹青之賦。倘若將這淒涼品位而出,至無關風月,該是當晚弄筆的一大靈感,但已忘卻了彼時爲何不曾提稿,只記得仍在那稍稍遠離喧囂的夜風與夜雨裏回眸怔望,風攜細雨飄進傘下。領口微潤。仿佛有霧,便似身置天池涼水,徹泠泠的,而我顧望時確是在想:今夜有雨,她帶傘了嗎?

      習慣于惆怅一抹湛藍、一頓幽戎,風雨幻化琉璃,卻常常凝固了山河一歎,只潦草從心,便隨靈感任流漂泊。承認自己的淪陷,也正是驗證心境卻實緩緩流轉地得體。靈感與心悸的交融爲己牽線連縷,但其本身並不自知,終于雲開見月,碰落燭火,仿佛盡是滿足,卻在某時的某一刻明白過來放縱失去了無法重複的什麽。此刻再欲凝聚的靈感已有幾分脫離本意,平添幻想。

      那些恰機融于當下的靈感便是如此,在重提時竟也給人帶來稚童般的想象,是故無論這些靈感有否被執筆鋪卷,也不該存在錯失恰機的後悔的。

      這一刹暫得于己,亦有頑劣荒唐的歡樂。頗如大肆勞頓過後,也無所依也無所靠,也忘失了平常喜好潔淨的自己,兩白饅頭,一聽涼啤,兀自蹲坐路邊道牙上,看夜幕紫紅轉烏,輕言細語促燈黃漸破繭成蝶;遠處的行車挑起暈火,滿懷多普勒效應木木途經。自覺一身松懈,嘴中尚含浸透乙醇香氣的面泥物質,竟吃吃地笑了起來。我癡癡地臆想,若有鲛人于南海外泣淚成珠,想必這月光垂下的珠簾中定有一襲正獨獨地被我占有,于是荒唐地覺得,那刻的我,同月光琴弦上的雅士又有何太大區別呢?

      仿若此夜、此雨。放空過後深明所動,留夜幕燈黃絲雨,予得琉璃夢境。靈感將要隱幻,想象將要開放,此時可不忙急急動筆,因爲那想象之中,頗蘊有心靈關于此感的自主思考。

      總想再多待一刻,隨雨飄落的方向行走,四面八方來的熨帖濕淋囚一境水月,方寸間閉眼,錯感置身山林,絲剔魚骨般的細雨正滴撫群枝落葉,融化進空氣與泥土中。

      落水歸土,落葉歸根。

      我只低頭。

      能夠在夜雨中漫步,還幸于父母送來了避寒的外衣,送來了未及歠食的晚餐。這樣驟然降溫的雨夜,這樣甚美卻無心被他們欣賞的風景裏,我如此幸運。

      但日升月潛之下,並不是所有人都是幸運的,也不是所有人都覺得自己是幸運的。再言之,不是所有人都在珍惜這份幸運。警覺乎?

      人間自有真情在,我們的心也常是柔軟。時而給予自己機會放開多愁、泛濫靈感、任心自悟,終有所得,至于感恩,既紅塵紛擾而無從脫離,這便是喧囂紫陌中一份難得的清酒欣然吧。

      雨後向晚瓷天青。

      本文標題:雨若夜弦

      本文鏈接:/content/320997.html

      验证码
      • 評論
      1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