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下载地址

主頁海天散文似水年華
文章內容頁

滇西記憶(一)

  • 作者: 不江湖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12-28
  • 閱讀112761
  •   多年前畢業後去了滇東,進了一家大型國企,一家做了多年紡織原料的公司。到公司不久,在幾處待了一段時間,無所事事,有一天人事通知我去人力部拿一通知,拿到通知一看,是一份人事調動函,總公司將我調去滇西,一家正在籌建階段的分公司,于當年八月去滇西。我老婆同我剛到滇東不久,人生地不熟,實習兩月左右,把她從一個有點熟悉的崗位調到了另一分廠,可能有點恐慌吧,聽我調滇西,她一時就哭了。

      接到通知后,人事让我自己同公司领导联系,打电话问了一下未曾谋面的公司领导,说大约一周后他回总公司,到时同他一块过滇 西。于是去前将要用的物品、行礼收拾好打包,等电话通知。

      (一)好遠的滇西

      出發的那天領導早早打來電話,于是我倆趕早起來,我媳婦幫我收拾各樣東西,一會在樓下停了一輛白色桑塔納。把衣服、電腦,還有我常帶著的專業書,以及一本跟了我好些年的英語詞彙書等,都搬了下去,放到了車後備箱。待搬好後就上車了,上車後說要到去接一公司副總,于是繞了一個道就到了,在那等了好一會來了一個個子比較板紮(結實)的中年漢子,後來得知他是主管公司工藝生産副總,他就坐到了副駕上。于是車從此出發往市裏開,說到市裏還要接一個副總,後來得知是負責公司安全與各種證辦理。車子一出總公司所在鎮就上了高速往市裏走,一路陌生。在市裏一小區接上了另外一副總我以爲就往滇西了,誰知到昆明又去了一躺設計院,帶上一些資料才真正往滇西走。我多年前到過昆明,當時聽人說昆明已修到四環,此時不知是否是四環還是幾環不得而知,只是繞了幾個立交,好象在市兜了好幾圈才到昆明西收費站,心裏估計是出城了。此時就真正上了往滇西的高速,總的來說昆明至楚雄段路面還算好,平坦,路上車輛繁忙。到了雲南,公路上高檔車不少,既有外地來滇旅遊的,也有本地的,因爲雲南的煙草和煤在全國出名,煤老板多,錢多,特別越野車在雲南比較受青睐。曾聽人說一煤老板買了一霸道越野,開到半路上感覺車不錯,于是路上折回再買一輛,那幾年煤價好時雲南就有這麽誇張。路上好些地名也很有特色,如彩雲,祥雲,普渡,黃蓮等,不一而足。入了雲南沒遇上風情卻會讓人迷上風情,單路上就會有好些風情與故事讓人流連。公司有三位專職司機,總經理單獨配了一司機,兩副總配了一司機,平時員工上地另配了一司機,當天乘坐的就是項目期間用于員工跑工地的車。老總司機原跑過貨運,他就會同我們說起跑貨運時路上種種驚險故事,說他們那時跑貨運,駕駛室裏一般都會備上一鐵棒,有的甚至備有土槍。他說他們在貴州經曆的各種驚險最多,有些地方把一只死雞扔馬路上,過後不久後邊追來一邦人,說碾死雞了,二百三百由他們說了算。而副總司機父母四川籍,他是雲南土生土長,他以前也跑過貨運,他同我們說的多是雲南各處的風情故事。比如過彌渡了,他就同我們說:到了彌渡不想媳婦,讓人好生幻想;他還會同我們說西雙版納那邊的婚嫁習俗,男人只要熬過三年,後邊就可清閑了。據說相好對象後,初,要上女方人家做三年事,然後結婚娶回後,男人成天摟著水煙筒,捧著茶杯就是,凡事是女的了。桑塔納司機是一回族小夥,當地人,姓馬,車技好,盡管年輕,在社會上也混過不少日子,人緣好,他們都喊他小馬哥。他有點苦惱的事,可能混的朋友中漢族朋友不少,于是同我們在一塊時他也吃豬肉,但是他也同我們說,“也是在外邊,要是我爸知道可不得了的。”有年他遇到了一個喜歡的女孩,由于是漢族姑娘,他爸一直不同意,處了一些時間只得放手,這也許是他的一點苦惱吧。到了雲南我才體會到回族習慣的真,一些回民是十分反感吃豬肉,特別是一些開店回民人家,如有人不注意把豬肉帶到他店是很不能容忍的事,甚至沖突。聽人說當地回民很齊心,有時可能因一點小事弄出大的事件來。有同事告訴我,盡量不要招惹回民,一旦有事,找你的不止幾個人,有可能一個院子的人都來了。還有通婚方面,如嫁入回民人家,有些漢族女人倒被回族習慣同化了,不沾豬肉。

      出昆明不久,市裏上車的副總就接過車,由他開,老總就坐在副駕不久就打呼噜了,他的鼾聲大,直到祿豐有人問:“×總,吃飯再走吧。”“嗯”他半睡半醒應一聲。一進店,生産副總問有些啥菜,讓老板拿過菜單浏覽一下便點開了。路上吃飯,不論是司機還是領導,都很注意,不會隨便沾酒,吃飯後便一路往滇西。車過大理下關,生産副總就同我們說,“下關的風,下關最容易動妖風。”確實幾次路過那,要是春秋及冬季,那的風總是那麽烈。後來有人告訴我生産副總是大理人白族人,楊麗萍本家,歌唱得好,做事也是一把好手。管安全副總姓代,做事也很了得,酒也喝得,人也爽快,而且外聯方面也很強,于是老總就讓他負責辦理各種證件。但是後來同他交往中也還是多次同我談及辦證過程的各種煩惱。多年工作,讓我體會較深的,何味工作能力強,專業強還算不上強,如外聯能力好,又具備專業能力,那才是真的能力強。

      車過大理,盡管是高速路,多彎曲,多上下坡,有時如車速度控制不好就有可能漂。有一回由小馬哥開車回滇西,在這一路段把桑塔納開了一百八,頓時漂了起來,當時一老師傅坐車上,馬上要求降速。一年以後一同事坐大巴就在這一段上出了事,出現了死傷,我那同事還算幸運,但傷得不輕,在醫院待了近兩個月。在車上也會感覺到路在不斷盤旋上的,由河谷逐漸到了山頭,又可看見雲南那種高遠而靛藍的天空。這路上隧洞和橋特多,長隧洞留意過,差不多要六七分鍾才走完。一直到永平才感覺稍平坦一些,期間路過長江第一彎附近,上有一橋,有時不是太趕,每到這,司機會停下車來稍作休息,讓我們領略一下長江第一彎。距第一彎還是有點距離,只能遠遠看,只見江水悠悠,在那峪谷間穿行而過,感覺不到那種洶湧前奔的勢頭。

      過永平後是一段下行路段,坡度有點大,在這種道上既快又有幾分驚心。車上可以看遠端山間,莽莽蒼蒼仿佛觸及天際,也有只剩荒草的山梁,伸得好遠好遠。路邊見得最多的是玉米地,大片大片的,六七月正是瘋長的時候,齊刷刷杆子,密密的葉,總讓人想起那會不會上演各種樸素的男女故事。到了這些路段,司機就會同我們說一些以前傳聞,說以前沒通高速,這些地方經常出現搶劫。說車輛行進中,突然有人到路邊攔車搭車,再過一點路段又有一兩人等在路邊要上車,最後就問要錢,或搶劫了。不過他們都說,當年昆明到大理高速沒通,要走彌渡,那段路陡又彎,車走不快,既擔心車輛出現狀況,有時還擔心遭遇不測,讓司機走得怕。

      臨近下午三四點到保山市。這樣的市現別處可能很難見到,周邊是一大片的稻田,稻谷正黃,仿佛能聽到一陣陣的稻浪。望遠處是一片白色建築群,該是市區了,城與田間無間融合,城仿佛一城堡,田野仿佛是繞著城堡的花園,是那樣的自然,也是那樣的協調。只是離開滇西多年,不知那如今又是怎樣一番情景了。高速路是從保山城邊過,過了保山不久出高速便入了縣道,即是分公司所在地了。

      車沒有直接到公司,而且到了縣城附近,吃過晚飯再返回到公司,到公司後一負責行政方面人員安排好住處,整理好行李,鋪好床鋪,算安頓了下來,這樣我便到滇西,待了兩年直至項目完成。

      本文標題:滇西記憶(一)

      本文鏈接:/content/320766.html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