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下载地址

主頁校園文学情感小站
文章內容頁

愛裏棲居

  • 作者: 蔚然成風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12-24
  • 閱讀109486
  •   現在,我正坐在開往回家路的大巴上。我張開我的手掌,又握緊手掌,我期盼用實質的感覺來告訴自己:愛,在我手上。然而沒有,看不見也握不著。我開始意識到,我的心作滿了繭,有一條枷鎖一塊心病縛住心。

      1 爱里能诗意栖居

      兩年前,我不到十八歲,我並沒有太多的經曆體驗來從我的生命裏提煉一個愛的概念。但我相信詩,不懂愛,但能察覺哪些事能賦予詩意。就像一個毫無預兆決定地舉措,在詩意裏,它充滿了詩人孩子氣般的浪漫。又像那天晚上,我突然地站在班主任的辦公室。

      老師說,你決定好了嗎?

      我堅定地點頭。那個夜晚是16年,我高二。

      一場一個班級集體即將被拆散的危機刺激了我,我突然意識到我害怕失去這個集體,同時我的體內也突然爆發出一種能量,這種能量告訴我,我能夠爲集體做些什麽。

      學校有高三重點班重新分班的制度,依照成績排名分班。這個班有人會走,有人會來,總之會散。那晚我在與班主任數次交涉後,決心組建學習小組,旨在幫助高三可能被刷出重點班的同學。無前例可循,全憑自己探索。但是誰都清楚,一個打破那所高中自顧自的學習模式的組織不會有肥沃的生存土壤,唯一能支撐她生存下去的只有愛。

      每周周四,我都會出現在班主任辦公室。當時我都不是在彙報工作情況,而是多了這份愛以後,我思維想法的最小單位變成了集體,然後很多很多的事情不是我提出來的,而是自然而然地存在著需要我去做。我找每個同學聊天,記錄每個同學當時的學習和生活狀態情況,然後和班主任交流,就是爲了針對不同人都用不一種方式地去幫助他們。我找資料,印資料,把自己知道的經驗、方法全撂出來,以身作則,提倡創造一個資源共享的環境。

      我妹妹後來問我,爲什麽我要這麽做。我想了想,在那之前有一次座位調整,那次班會的座位調整僵住了,因爲沒人願意坐在最後。最終我讓出我的位置,坐在了最後,同學們鼓掌,說我無私。我一開始以爲是那樣光鮮的虛榮逼迫我承擔更多責任,但是當每天下午我坐在最後,我的視線可以囊括整個班級,而且陽光一照進來,我無比得享受,我看著同學們每個認真聽課的身影,我止不住地不斷感受到滿足和欣慰,我一度回憶那樣的畫面甚至已經沈溺。

      我當時還不懂愛,但是感受到了愛。

      2 爱里的升华,能量和自信

      學習小組的開始,也是我點亮自己的開始。我不是蠟燭,燃燒了自己照亮了別人。我能強烈地感受得到,我照亮別人的同時,我沒有越燃越短,反而我更加的能量充沛,我可以做的事情越來越多。而且都不是我在自己暗示自己做了這些事,我可以很自信,而是我的生活狀態達到了一種我當時也沒發覺的自信。

      那時候,我跟各科科任老師交流學習小組。當時我認爲在學習小組這件事上,我和老師們是在平等的位置上。不是老師給我分配任務,而是我在向老師咨詢些建議,最終該怎麽做,還是我們自己決定。再有,我在課上向老師學習,在課下我嘗試著委婉地給老師一些建議。

      我的那种自己都没发觉的自信就像这样一点点渗透进我的生活,也是那种自信,让我在思考很多问题的角度上,有底气从更大更广的维度出发。我那时常发空间说说,我质疑学校体制,我认为: 在这个年龄段,没有丰富生活阅历,我们学生还没有形成自己的思想体系(就是你是什么样的人)。学校的意义不仅在于传播知识(只不过我们只能看到这一点),更在于将一群思想还幼稚的我们聚集,再有指导性的为我们指路——高考,这恰恰将一群连思想体系的结构都没有的我们局限起来,使我们看不到这么做的更高层次的意义。要知道,社会是个大染缸。在一个人的思想还没有强大到完全把握自己的时候,你若是进入社会,只能被动地为生存而活。外界环境对你思想的影响不断累积,这时,你连你是什么颜色都分不清。所以说,学校将这群人聚集,你们自己去改造自己,改造别人,用你们这个年龄段所应具备的柔和的方式构建自己的思想体系。当你有了一定的人生觉悟,这时,进入社会便是为了寻求更高层次的生活意义。

      就是由于那種看起來無理由又潛移默化的自信,我堅定我做的一切,甚至連未來也堅定了。我的舍友問過我,我想去什麽樣的大學。我說,去哪都無所謂,如果最後去的是二本,我也不會再複讀,因爲我相信我去到哪都會是一樣的,追我所愛,北漂流浪。

      3 会伤害人的爱

      我不得不承認那段日子是我最幸福的時光,特別經曆了學習小組滾入無力挽瀾的結局後,那段回憶是我唯一的療傷藥。高三的重點班沒能留住太多人,我背負上巨大的罪惡感,我自責。我一度以爲仿佛臨火一腳,大家都下去了,而我卻沒有,我開始告訴自己我不行。我對我深深熱愛的集體的感情也變得複雜,我明明很愛,但開始選擇躲避他們、逃離他們、不願意面對他們。我兩次拜門校長室,我向校長解釋了很多,說我適合去非重點班修煉,不願意呆在重點班了。所以這是我第一次選擇離開這群人,不過也沒什麽,大家都在一個學校,偶有碰面。高考完,我第二次選擇離開他們,他們大部分留在了廣東,我去了黑龍江。直至現在,我也能清楚地想象他們每個人上課認真的模樣,可是每當我拿起手機,看著他們的聯系方式,卻沒有選擇按下去,或許不知不覺間,我已經第三次離開他們了。

      這段經曆成了我塵封的獨家記憶,我把她深深地埋在心底。來到東北,我的一大部分獨處的時間,都是用來獨自感傷。那半年大一,沒向任何人提過,也沒勇氣面對這樣落魄的自己。我第一期集訓營主題關于突破、自信,我只能默默苦笑,直到所有人把我捧上一張凳子上,一遍又一遍地讓我跟著他們喊我的名字,我的眼淚直下,腦海裏一幅一幅閃過我心愛的集體的畫面。

      4 爱的屏蔽,作茧自缚

      我已经懂得了爱能造就我,同时也明白爱会伤害我。因为这段畸形的爱,我走上了扭曲的极端。一方面,我固执地认为我得用时间证明我爱得深沉专一,别无他爱; 另一方面,出于自我保护,我用心病、用枷锁将能感受爱的心捆绑,以规避往后的伤害。高三毕业照上我缺席,因为不想往后对着毕业照独自感伤; 毕业饭的组织由我来做,我再次推了,因为不敢,不敢再有更多伤感的画面。此后我的成长模式理所当然地变为独行,我此后所有的感悟,它们关于坚持、关于奋斗、关于苦修,但就是无关于爱。

      現在回首我獨行的成長方式,一個直觀的結果就是我太理智了,我處于一個邏輯的因果的辯證的小世界裏,我的大部分時間都用來尋找、構建和否定各種邏輯、因果和辯證,所以我少有思泉湧流,少有創意靈感。在這個腦洞和創意的世界裏,我有些無法理解世界了。

      當我念到一首詩時,我不是在這首詩構建的意境裏尋找美的感受,我錯過了所有由字入景、觸景生情的微妙體驗,我忽略了我內心興許存在一個童話鎮,需要一切形式的詩情來開啓。我甚至漸漸喪失了在別人的故事裏流自己的眼淚的能力……

      我都幹了什麽?我太理智了。

      我調動十幾年來的語文功底,我要從詩的詞性、語法、邏輯中尋找錯的蛛絲馬迹,我理智地獨立于煽情之外,我要做感傷的劊子手,我甚至漸漸形成一套可以將思考判斷歸結于流程之中的方法論,于是所有的有關于情感都可以在這套方法論下,被送入一環接一環的機械處理當中,最後的結果,我只需知道對與錯便可以了。

      有一天我突然發現,對于生活,我已經不能詩意的棲居。

      5 爱的回归,打开心扉

      這一個主題,我將采用留白,因爲我還沒辦法撰寫。我多想完成這最後一個主題,體驗完我所有愛的經曆。

      本文標題:愛裏棲居

      本文鏈接:/content/320601.html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