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下载地址

主頁海天散文天涯旅人
文章內容頁

早餐與懷念

  • 作者: 青熸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12-20
  • 閱讀44579
  •   清香,輕樂萦繞,淡黃光華雅和一抹,基督教青年會酒店的餐廳仿佛處于用老式膠片觀望溫日的午後。盡管此刻確是早餐的鍾點。

      清晨醒得很隨意,便隨意出去晃蕩了一圈,才回到酒店裏用餐。對一個旅人來說,外面恰是雨後的天氣確實清澈而輕靈,盼人流連,但可惜,車潮與人流已徹夜不休,大多店鋪也比過去更早地開了門,自誕生出一種利用天氣的清靈來增添自己紅塵精神的喧囂,已將這份“天公作美”無心斑駁了。于是無緣賞見曾在多年前有幸一睹滿城繁華悄眠于泠然中的模樣。而再回到外觀舊式的酒店,總覺得貌不起眼的它比街邊許多華麗高雅的西餐廳令人滿意。

      早餐當然也是西餐,慵懶地攤開在黑色瓷磚桌面上,令我隨意挑選。兩片牛角包、兩片培根、少許烤制糕點、單面煎的番茄與雙面煎的荷包蛋、小半勺糖的熱牛奶……從未刻意去了解過西餐的搭配,只跟隨當下清醒不太久的心緒擇之。然後又取來幾個燒賣外加塊蒸糕——這樣的西餐怎能少了中華的民俗文化?

      拿好所食,我輕輕地走開。在我之後,一對外國夫婦領著他們的小孩端盤來到中式早點前,低聲而柔和地交流一兩句,由孩子取了些糕。三人說的大概是德語吧,我是聽不懂的,否則也有爲我們的文化推崇一番的沖動。

      行舟基督教女歌手演唱的歌曲《You Speak》之中,我把座位选定在一侧是沙发的桌前,手中碟盘轻搭而下。隔桌是一位人高马大的英国男子,笑容和蔼,我也报之微笑,友好而清闲。餐厅内静详地像是男子优雅的用餐动作,或是每张桌面皆摆一瓶的绿色植株,其藤根浸于清水中,隔着玻璃观之,竟比叶更富生动感。我多望了几眼植株,便拿起了餐具。细品慢咽。食物的味道还是颇蕴感动的——这闲雅的早餐、闲雅的环境里闲雅的早餐。简约平淡。生活中处处都有感动。牛奶配面包,像是小时候急赶在即将迟到的上学路上,手中的开水与白馒头,那时有几分呆气,无论怎么急,无论家长怎么催,吃东西仍是慢吞吞地可爱;咬下红透的番茄,又记起家院楼下不知谁种的樱桃,它们是小小个的,一层薄膜裹着番茄一样色彩的水滴,远不同于现下市场上流行的紫红色、大而实的樱桃,也远没有这般甜,只是却被彼时的我们争着抢着要尝一尝那份通透的酸涩,后来,樱桃树同一棵鸡爪梨树一起,作为仅栽的果树,都没有掉了;至于蒸糕,我又不得不想起家乡极负盛名的小吃“发糕”,它曾是古时宫廷贡品,寓意同年糕相似,不言而喻,每逢过年,家中也不知备上了多少,送人的自己吃的,可煎可蒸,甜而不腻、糯不粘牙,回想起来,那萦徊在齿间的香甜一直梦魂相牵,无法消散……

      我哪能知道爲什麽,突然有了這麽些感懷的感動呢?

      在心頭低歎而已。

      因長沈思,目光愣滯了許久,直至暫時脫離此態,已經放過多首的樂曲才重新入耳,溫黃的色澤才重潤了眼眸。隔桌的紳士倒還繼續優雅著他的動作,瓶中植株毫無變化,而我的兩盤早餐,原來已吃得差不多了。拿得太少了嗎?我問自己。

      偶然瞟見桌上擺放的招牌菜單,我便放緩行動,呡了口牛奶,一條一條地讀起。淡黃的光在牌上反射,其實不大清晰,竟有閱望古卷的錯覺。西冷牛排、澳洲精制牛骨眼……鐵板啤酒牛排飯……要麽晚上再來這裏吃碗飯吧。我盯著牌上作紋飾的咖啡圖案,口中默念。或者下午來喝杯咖啡?

      不知興因何起。讀完之後,又恍若夢醒。我環顧了四周似是時光未曾流動的氣氛,將叉子叉向最後一塊沒有夾入面包的培根,准備結束這次早餐。

      這時,隔桌的紳士卻先站了起來。

      淡黃的燈光仿佛在一瞬間黯了一黯,我的眼前不約一陣朦胧。朦胧間,那紳士的身影也變得模糊了,正緩緩轉過身來,露出一張我極爲熟悉的臉龐。我聽不清他的聲音,但是我知道他正半笑半愁地問我,“這一次,以後不會再聚面喽?”

      我也知道這是幻覺。

      記憶的幻覺啊,如此恍惚。

      也不記得是多久以前了。我們四個可爲肝膽至友,從初中同一個班出來,互稱對方“兄弟”。一起癡癫,一起狂妄,一起醉酒,一起沈思,以兄弟爲驕傲。我們都很相信這份感情,而除了相信,也不必尋更多的詞來描繪。

      只是白駒過隙,紛繁變遷,彼此之間的聯系漸漸少去,至一次全聚,竟隔兩年。

      有太多值得回憶的事,而我卻像文景之治時期的漢朝,心理准備不到“京師之錢累巨萬”“太倉之粟露于外”的漢武醉時,不敢觸及“大戰匈奴”的懷念。

      後來,一個離別濃的季節裏,我們在一自助餐廳重聚。

      燈光暗黃,桌上擺滿了燒烤、火鍋與啤酒,音樂不期閃動。夜恍恍,人影瘦,燈紅酒綠皆是身外物。

      癡人自談笑。

      其間,我把筷子伸向一塊烤好的培根,一個兄弟則伸向了旁側的烤肉。

      我馬上制止了他。幾次了,告訴你烤透點再吃,我笑道。但兄弟只白了我一眼,不屑而“殘忍”地夾走了烤肉,搖晃著腦袋將之塞進口中。配上啤酒,甚是生香……而我清晰地記得,那時候的另兩人正“毫不留情”地大笑,“嘲諷”之味“溢于言表”。很容易,便有幾分沈香遁入眉心了。

      我只搖頭,吃下了我的培根。

      多少光陰了,如今這探向培根的動作,還是親切九分。


      最後,宴散人去,分別時那同英國男子差不多身高的兄弟突然回過頭來,半笑半愁地問我,“這一次,以後再也不會聚面喽?”

      我但覺不興,只含糊答道,怎麽會,總有機會……

      卻真未再見。

      楓林年年被染紅,霜雪又開滿梨樹枝頭。塵世匆匆,轉眼已爲陳迹,徒留懷念,得到了什麽,又失去什麽。這頓早餐將終成懷念,今晨的隨意悠然閑雅也將終成懷念,長安煙火,火樹銀花。無力而峥嵘。

      一腔寂語,空予低歎。

      賦落葉,願長安。

      紳士推開餐廳的門遠離,淡黃溫雅突然被開了一個缺口,樂聲也似傾瀉了些出去。我多希望,此刻的缺口裏走進來三道高矮不一的身影,各自取來所食,聚于一桌,安和談笑。從來沒有仔細觀察過你們飲食的樣子,這次,讓我看著你們吃,怎麽樣。

      ……

      當我也離開了餐廳緩步酒店內,望得基督教神秘的圖畫于大廳中,忽而想問一問那些曾被救贖的人們,他們有否在宗教降化的平靜裏,珍惜著每一刻都在變爲下一個懷念的長途。

      長途上,閑雅中吃過的早餐,沒有去吃的午後咖啡、牛排飯,都會化作心底一小顆潔淨的塵埃,小小的塵埃裏,留下了滄海桑田、白雲悠悠。

      “我輕輕地離開,不帶走一片雲彩。”

      本文標題:早餐與懷念

      本文鏈接:/content/320471.html

      验证码
      • 評論
      1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