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下载地址

主頁文学小說其他連載
文章內容頁

金賽學術自述(編譯者前言)

  • 作者: 黃忠晶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12-07
  • 閱讀45453
  •   阿尔弗雷德·金赛(Alfred C.Kinsey)1894年6月23日出生于美国新泽西州霍波肯市。1914年到1916年在鲍登学院学习生物学和心理学。1919年9月获哈佛大学授予的生物学博士学位。1920年8月在印第安纳大学动物学系任教,1929年为正教授。他在生物学实验和分类学研究方面成就卓著,获得很大学术声望,1937年,他被《美国科学家》列为杰出的科学家之一。

      正當金賽教授的學術事業蒸蒸日上的時候,他的學術興趣發生了一個根本改變。1938年,印第安納大學女學生聯合會的代表要求學校爲那些已婚或打算很快結婚的學生開設一門有關性方面的課程,校方同意了學生的要求,並認爲金賽教授是擔任此課程最合適的人選,將這一任務落實到他身上。當然,金賽本人也樂意主講這一課程。此前他已經意識到自己在關于人類性行爲方面的知識還很欠缺,搜集了不少這方面的書籍並深入研讀。

      在准備講課材料的同時,金賽感到,現有的關于人類性行爲的有用數據資料極少,許多研究不是泛泛而談,就是帶有先入爲主的偏見,或者根據的個案數量十分有限。有越來越多的學生向金賽談到自己性方面的難題。他認識到,學生的這些信息是十分有用的,于是開始主動進行個案訪談,將訪談的內容記錄下來。1938年7月,金賽開始獲得第一名個案的性曆史。到後來,他的全部精力都花在這一新的調查研究上。調查範圍從上他課程的學生擴展到其他學生、教職員、朋友,然後是學校外的人員。到1940年,他已對芝加哥和印第安納波裏斯的不同社會階層進行了廣泛的個案訪談調查。這時他對自己今後一生的研究目標也已確定:就是獲得美國人口性生活曆史中有代表性的樣本,並作出科學分析。

      金賽的調查研究引起全國調查委員會性問題委員會的注意。1941年,通過這個委員會,金賽獲得來自洛克菲勒基金會醫學部的第一批資助基金。這一資助使得金賽可以建立一個調查班子,擴大調查範圍,加快搜集數據資料的速度。到1947年,金賽調查的個案已達一萬二千多人。

      在開始調查研究的頭兩年,金賽和他的調查班子遇到不少麻煩,有時甚至是危險。有些醫學團體狀告他們無證行醫,還有警察幹涉他們的調查活動,並要求印第安納大學停止這一研究,將金賽開除出學校。這一調查研究能夠堅持進行下去,主要在于金賽爲科學獻身的不屈不撓的精神,再就是印第安納大學對金賽的堅定支持。

      1947年,金賽發起成立了性調查研究所,它是一個非盈利性質的公司。成立這一機構的實際目的是,爲了明確調查訪談記錄的所有權,確保訪談記錄的秘密不受侵犯,以及對于即將出版的著作版稅所有權的保護。

      1948年,金賽第一個調查研究報告《人類男性性行爲》出版,立即在社會公衆中産生巨大反響。1953年,他的第二個報告《人類女性性行爲》出版,産生同樣巨大,甚至在某種程度上說是更加巨大的反響。也許沒有其它任何科學調查研究報告,能像金賽的這兩個報告一樣,在社會公衆中引起如此巨大的轟動。當時有評論者將它的效應比之爲原子彈爆炸。一時間它成了美國最暢銷的書,“金賽報告”家喻戶曉,金賽的名字成了性研究的同義詞。

      1954年,由于受到種種壓力,洛克菲勒基金會終止了對金賽性行爲科學研究的資金支持,只有全國調查委員會仍然堅持對金賽的支持,但所能給的資金只有三、五千美元。在這樣困難的條件下,金賽繼續他的現場調查研究工作,同時通過演講等方式來爲自己的研究作宣傳和尋求基金支持。由于過度勞累,終因心髒病發作于1956年去世。

      金賽去世後,性調查研究所沿著金賽努力的方向繼續前進,先後出版《懷孕、分娩和流産》(1958年)、《性犯罪者:一種類型分析》(1965年)、《金賽數據》(1979年)等。1982年,性調查研究所冠以金賽二字,以表示對這位創始者的紀念和敬意。

      金賽對于人類性行爲調查,采用的是個案訪談方法。在金賽以前的同類性調查,個案訪談人數都很少,一般是幾十人,最多的也只有三百人。金賽性調查的規模是其四十倍以上。金賽認爲,如果要想獲得整個美國人口的性行爲基本信息,樣本太小、個案太少是不可能達到這一目的的。個案人數充足的樣本是科學調查的必要條件。他設想的樣本人數是十萬,計劃的時間是二十八年。就其規模而言,金賽的個案訪談調查不僅可以說是前無古人,也可以說是後無來者。至今尚未聞有規模超過金賽的性行爲個案訪談調查。

      不仅在规模上,而且在调查的指导思想和方法上,金赛的个案访谈调查也都有以前的同类调查不曾具有的特点。金赛在报告中对他的调查研究的性质作了说明:“这是一个对人类性行为所有方面的研究,而不是一个内部分离的实体,它不是一个生物学方面的研究,不是一个心理学方面的研究,也不是一个社会学方面的研究。人类动物的性活动可能是许多学科所关注的,而每一个案中的行为应该被理解为几个事实同时发生的统一体。” 这一调查研究的性质是建立在对于人类性行为的总体认识之上的:“人类动物的性行为是其形态学和生理学组织机构的结果,是其经历所带来的条件作用的结果,是其生命和非生命环境中所有力量的结果。就学术理论而言,这包括生物学、心理学和社会学等因素;然而所有这些因素是同时起作用的,其最终产物是一种单个统一的现象,实质上不仅仅是生物学的、心理学的或社会学的。”

      因此,金賽在確定自己調查班子的成員時有意識地選擇了不同專業背景的人:人類學、生物學、心理學、社會學等等。有些人認爲金賽只是從動物學的角度來研究人類性行爲,只是注意人類性行爲的動物機能方面,這是對金賽最大的誤解。金賽的這一調查研究是跨學科的,綜合性的,甚至很難說他更重視哪個學科一些。或者說,他認爲每一種因素都是同樣重要的,忽視了其中任何一個都會對總體研究造成影響。金賽對自己調查研究性質的定位具有開拓性的意義。他是真正意義上的性行爲科學的創始人。

      金賽在報告中多次強調了他的調查研究的客觀真實性。他說:“本調查包括所有種類的人和人類性行爲的所有方面。在對個案曆史作選擇或在記錄它們名稱的選擇上沒有任何先入爲主的偏見:不預先確定什麽是罕見的或什麽是普遍的;什麽是道德的或有社會意義的,或什麽是正常的和什麽是不正常的。”金賽明確指出,以前出版的許多關于性的研究,明顯地將道德價值、哲學理論和科學事實混爲一談。這些研究的興趣在于將性行爲劃分爲或好或壞、或正常或反常等類型,然後作出普遍適用的結論,並以此爲社會問題開處方,而實際上它們遠離了客觀求實的科學態度。他認爲自己的做法與這些研究有本質的區別。在整個調查研究過程中,金賽十分注意將人們的各種偏見同真實情況區別開來,將人們對自己行爲的主觀認識同客觀事實區別開來。

      金賽認識到,落實到每一個體,偏見或主觀態度是不可避免的,而作爲一個調查研究者,則應該將這種主觀態度從客觀事實中剝離出來,盡可能地剔除各種偏見成分。爲此,金賽在設計調查過程時想了許多辦法。例如,爲了讓被訪談對象能夠毫無顧慮地說出事實真相,金賽采取了嚴格的保密措施,作出鄭重的保密承諾。調查者采用密碼記錄,沒有可以被盜取的密碼鑰匙,只有六個實際獲取對象性曆史的人知道密碼的一部分,而且僅僅四個人在寫作調查報告時才可能得到全部密碼。而其他所有工作人員都不知道密碼。“金賽調查”的保密工作是做得如此之好,在十年對一萬二千余人的個案訪談過程中,沒有出現一例泄密事件。

      又如,金賽對調查者提出許多要求,總的一條就是,在訪談時要抛棄自己的任何偏見,克服自己的局限性,不先入爲主地認定任何東西的性質,善于理解並非自己所屬的各種社會階層的態度、習慣和作爲,不用語言、肢體動作或面部表情來給訪談對象任何暗示和壓力,以確保對方可以完全自由地、不受任何幹擾地表達自己的意思。

      再如,金賽爲了檢驗獲得數據的客觀真實性,采用許多方式。其一,對已經訪談過的對象,經過較長一段時間後再次進行訪談,提出同樣一些問題,並比較兩次回答的結果;其二,對同爲調查對象的夫妻雙方的訪談結果進行比較,以判定數據的真實性;其三,對准確性進行交叉核查,即對從幾種不同渠道獲得的材料進行比較對照,以確定數據的准確程度;其四,將通過對象回憶獲得的數據與直接觀察獲得的數據進行比較對照,以確定數據的准確程度;其五,將數位調查者對同一個對象的訪談數據進行比較對照,以確定可能有的誤差以及相關數據的准確性;其六,將同一個調查者不同時期的調查數據進行比較對照,以確定調查者調查技巧的穩定程度,以及由此帶給數據准確性的影響;其七,將通過長遠回憶獲得的數據與當下記憶獲得的數據進行比較對照,以確定數據的准確程度。其八,將從兩代人那裏獲得的數據進行比較對照,以確定數據的准確性;等等。

      金賽報告的另一特點是實事求是,“知之爲知之,不知爲不知。”在有充足數據資料作出明確論斷和一般結論的地方,金賽是說得十分肯定的。另一方面,在本書不少地方,金賽都表示,他對某一現象還無法作出解釋;由于樣本數量不足,他的某一結論不是普遍適用的;由于樣本數量太少,他無法作出進一步分析;他的某一觀點只是一種猜測,還缺乏數據支撐;等等。他說:“本研究應該建立一個重要原則:除非已經對所發生的現象有充分了解,就應該避免去作分類,特別是如果這種劃分反映的不是起源于科學的評價。”

      金賽報告的又一個特點是,徹底抛棄那種非此即彼的僵硬思維,很好地協調了堅持歸類與承認變異、堅持規則與采取靈活性的關系,將個案訪談的優點發揮到極致,而將其不足降低到最小。金賽在調查中采用了六種方式分類(准備以後采用十二種方式分類),建立了一整套明確嚴謹的操作規則,將同質的人口進行比較,克服了以前的研究籠統含混地計算性行爲數據的缺陷。他擬定的數百個研究項目都是有確切內涵的,不會産生歧義或模棱兩可的做法。另一方面,他又承認個體之間存在著巨大變異,每個人的情況都有其獨特之處。在訪談過程中調查者的工作應該富有創造性,在不違背規則的情況下,盡可能多地吸納所有的信息。金賽調查的樣本中有兩例個案:一個身體健康的男子,三十年中只有一次射精;另一個同樣身體健康的男子(他是一個學者和很有能力的律師)三十年來保持著平均每星期射精三十次以上的活動頻率。他們之間的差別是四萬五千倍。金賽說,這只是他獲得的樣本中數以千計的巨大差異的一個例子。這樣兩個人可能生活在同一個城鎮,可能是鄰居,可能爲某個事務在同一個地方碰面,可能一起參加社會公共活動;他們在社會組織中可能是同樣重要或同樣不重要,而那些不知道他們性曆史的親密朋友會把他們看成相類似的人。

      在金賽看來,承認個體性活動的差異是具有重大社會意義的。通常的道德規則、社會體制、婚姻習慣、性法律以及教育和宗教體系大都是建立在一種假定的基礎上:個體在性方面是很類似的,因此他們應該將自己的行爲限制在這些社會規範所要求的單一模式之中。而許多社會問題就是在這兩個方面的沖突中産生的。

      在確定同性戀的問題上特別可以看出金賽對那種非此即彼的思維方式的反對。他明確指出:“任何關于世界上有多少人是同性戀者,多少人是異性戀者這類問題是不能回答的。”因爲這樣說太籠統。實際上有較多的人既有同性戀傾向,也有異性戀傾向,無法將他們簡單歸類。以前的一些研究者只知道要統計那些“真正的同性戀者”,但什麽是“真正的同性戀者”,他們自己也不清楚。金賽的做法則完全不同,他按照人們反應和行爲的不同程度,從完全的異性戀到完全的同性戀,一共分爲七個等級,然後再以這一套分類標准來進行異性戀和同性戀情況的統計,最後得出的數據使人一目了然。

      立足于充分數據和具體分析之上,在關于女性性行爲方面,金賽對以前一些似乎是已成定論的說法包括某些權威的看法進行辨正,提出自己新的觀點。例如,有一種廣爲流傳的觀點認爲,女性的性反應速度比男性要慢,這是先天的,是男女兩性在生理上的差異所致。金賽反駁了這一說法。一個有力的證據就是,在自慰達到高潮的速度上,男女之間幾乎沒有差別。記錄顯示,女性平均不到四分鍾就可以在自慰中達到性高潮,男性達到性高潮的自慰平均也需要兩到四分鍾。另一方面,在性交中,女性通常的反應速度確實比男性慢,一般要二十分鍾或更長時間來達到性高潮。但這並不是女性的生理特征造成的,而主要是因爲通常的性交方式在刺激女性上沒那麽有效,這種無效性在很大程度是由于男性不了解男女兩性在承受心理刺激方面的差異而造成的。

      金賽還對許多臨床醫生(包括精神分析學家和臨床心理學家)堅持的“陰道高潮”理論表示質疑。這種理論認爲,女性的性心理成熟是陰蒂重要性下降與陰道敏感性增強的過程,只有陰道刺激和“陰道高潮”才可能使性成熟的女性在心理上獲得達到頂點的滿足。金賽根據有關解剖學和生理學數據,指出這種所謂的“陰道高潮”是缺乏根據的。陰蒂是對刺激極爲敏感的器官,而陰道中分布的觸覺神經末端很少,在大多數女性的陰道壁中完全沒有觸覺神經末端。而“陰道高潮”暗示陰道本身就應該是感覺刺激的中心,這對于幾乎所有的女性來說,在身體機能和生理結構兩方面都是不可能的。有許多醫學書籍和許多臨床醫生都竭力勸導病人將自己的“陰蒂反應”轉變爲“陰道反應”。金賽調查中有幾百位女性因無法完成這項在生理上是不可能的任務而感到非常焦慮不安,在許多臨床醫生的病人中有數以千計的女性也經曆著同樣的困擾。因此金賽認爲,搞清楚這一點是十分重要的。

      人們通常認爲,女人比男人衰老得快,在性能力上更是如此。然而金賽調查用大量數據有力地說明,情況並非如此。女性單獨的性活動如自慰和達到高潮的性夢頻率逐漸升高到最大值,然後一直維持這個水平直到五十五歲或六十歲以後才下降。由于女性自慰很大程度上是她自己的選擇,這種性活動的頻率是最好的衡量女性性興趣和性能力的標准。與此相對照,男性性活動在青春期達到頂點,然後逐漸下降到老年。從性能力上看,數據表明,在先于青春期加速發展的那些年是能力的最高點;而實際活動的最高點則是在十五歲左右或更晚一點;未婚男性在十六歲到十八歲之間性活動頻率處于最大值,已婚男性在十六歲到二十歲之間性活動頻率達到最高點。這樣看來,情況恰恰相反,在性能力方面是男性而不是女性衰退得早。

      金賽還對所謂的女性“性冷淡”提出質疑。女性不能被性激發或在性交中不能達到高潮通常被專業人士稱爲“性冷淡”。金賽說,他不喜歡這個詞,因爲它包含在性功能方面不願意或無能力的意思。他認爲,在大多數情況下,這些含義都是錯誤的。盡管個體確實在反應程度上表現出差異,但是否有性能力的完全缺失,這本身還是一個問題。總的來說,女性和男性對所有能造成性反應的身體刺激有同等的性反應。具體數據表明,大多數女性在被充分刺激並對自己的活動沒有拘束感的時候,她的性反應並不比大多數行月E钥赡懿皇悄趋峤洺5乇恍睦泶碳にぐl;但如果有足夠的身體刺激,所有的女性都能在生理上有性反應並達到高潮。對于那些看來似乎完全沒有性反應的女性,金賽認爲,在她們身上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表明,一旦抛掉束縛,她們還不能有性反應。他列舉了自己調查的一些例子。一位女性在和丈夫結婚二十八年之後,才有了自己的第一次性高潮。也有一些女性在結婚離婚兩次、三次甚至四次後,才終于能在性交中達到高潮。任何人對這樣的女性在達到高潮前的經曆作研究,都會認爲她們性冷淡或根本不能有性反應;但她們後來的反應證明了情況並非如此。事實上,在這些例子中,原先沒有性反應的女性會變得在性交中有性反應,達到高潮甚至是多次高潮。金賽指出,大多數沒有性反應的女性需要臨床醫生的幫助,來克服心理障礙和其它許多造成不能性反應的束縛。因此,要解決“性冷淡”問題,就不能把它看成某些女性內在的生理缺陷,而應該把它看作一種人爲的環境。

      在對男女性行爲進行比較時,金賽認識到,在猶太-基督教文明的傳統背景下,美國社會充滿了對女性的歧視和偏見,在這種男女比較上有著太多的錯誤觀念。金賽說:“我們這些研究者自然也很難擺脫這些根深蒂固的偏見,在比較兩種性別時也不可能像研究那些不太跟人直接相關的課題一樣完全客觀。但是我們確實積累了很多數據,盡最大可能避免任何先入爲主的觀點並盡量作出與這些數據相適應的解釋。”金賽用了“戰戰兢兢、責任重大”八個字來形容他進行這一調查研究工作時的心態。

      金賽作這種男女兩性比較工作的目的,是爲了讓雙方能真正互相了解。他說:“要延續人類社會,必須兩種性別的人共同起作用。除非男女兩性能真正了解對方,而不是把對方想像成他(她)們所希望的樣子,他(她)們就永遠無法更好地相處。如果我們繼續被長久以來關于男女兩性相似之處、特征及差異的胡言亂語所蠱惑,兩性之間的關系,特別是性關系,就永遠無法得到改善。”金賽的調查報告從解剖學、生理學、心理學、神經機能、激素因素等方面對男女兩性的性反應和性行爲方式之異同作了全面深入的比較研究,得出了許多重要結論。

      金賽特別談到,科學家有研究的權利,而他一旦投入研究活動之中,就同時負有義務,即讓人們知道他的研究工作,共享其研究成果。對于研究人類性行爲的科學家來說尤其是這樣,因爲這一研究與那麽多人的生活息息相關。他把這稱爲“個體知情權”。大多數女性和男性、青少年甚至是青春期前的孩子,往往會面臨許多性問題,如果有更多性知識就可能解決這些問題。因此金賽希望自己的研究成果能夠廣爲人知,他反對少數人壟斷性知識的做法。他對自己的調查報告“成爲這個國家甚至是全世界千萬人思考的對象”而感到高興。懷著跟金賽同樣的願望,我們編譯了這本書,是從金賽篇幅巨大的調查報告中撷取那些最能反映其學術個性、研究思路和調研成果的內容,分爲若幹主題編排而成。

      作爲純粹的科學調查報告,金賽的著作爲什麽一出版就成爲最暢銷的書呢?最根本的原因是人們通過金賽報告看清楚了自己。此前人們並非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麽,但他們不知道這個社會中有多少人也這樣做,或者有多少人不這樣做。有許多人甚至以爲只有他一個人是這樣做的,特別是自慰、婚前性交、婚外性交、同性戀等社會禁忌的活動。許多人發現,人們在公開場合表示的態度與他們的實際行爲之間差距之大,甚至達到難以想象的程度。這些公開表示的東西遮蔽了事實真相,而金賽通過自己堅持不懈的長期努力,通過科學調查研究,將事實真相揭示出來。而人們是需要了解真相的,也就是重新認識自己。

      四十多年前,我作爲知識青年來到農村,後來在一個小學當了一段時間民辦教師。這個學校一個三、四年級的小男孩對一個小女孩有類似強奸的行爲,被女孩的父母報了案。一天派出所來了幾個人,將這個男孩帶到一個房間訊問,我在隔壁房間可以聽到他們說話的聲音。我聽見警察逼這個小男孩做什麽,那男孩說做不了。這樣的對話反複數次。後來我聽明白了,警察要這男孩將自己的陰莖弄得勃起,小男孩表示無法這樣做;警察不信,逼之再三。警察的意思大概是,以此來檢驗這個男孩是否可能有強奸行爲。由此可見,他們在性知識方面至少缺乏兩點常識:第一,性勃起不僅由機械刺激造成,它在很大程度上受心理因素影響;在那樣被威逼的境況下,這個男孩不能勃起並不一定是假裝。第二,人類男性甚至從新生兒時期開始就能勃起,所以這一試驗完全沒有必要做,也說明不了任何問題。

      我在當知識青年期間,曾聽到幾個十多歲的農村男孩在一起議論另一個男孩,說他曾同母牛性交。這些男孩議論的口氣似乎在談一件平常的事情,並不特別引以爲怪。我猜想,在當地農村這樣的事情恐怕不只此一件。這是我直接了解的第一個人與動物性接觸的例子。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我在成爲人文社會科學專業研究人員後,有一段時間曾專門探究性問題,主要讀一些國外性學名著,包括金賽報告,也翻譯了幾本這方面的書。我覺得,國外這些研究成果對我們是很有用處的。金賽報告主要是對美國白種人情況的調查,其結論適用于美國多數人口,我們不應該將這些結論直接拿來用到中國人身上。另一方面,盡管人種不同、社會背景不同,同爲人類,總有不少共通的東西;金賽報告對我們中國人認識自己的性行爲,仍然富有啓發意義。特別是他的研究方法,有許多地方值得中國性科學研究者借鑒。

      最后对本书中两个词的译法作一点说明。一个是 masturbation ,以前通行的译法是“手淫”,明显带有一种道德评价,带有贬义或谴责的意味,不符合金赛使用这一词语的原意:他是不带任何道德评价的。因此,我们未采用这一译法,而采用了现在比较通行的译法“自慰”。不过这一译法也有问题:它较为委婉,也显得有些模糊,容易与一般意义上的“自我安慰”相混淆。直接的译法应该是(主要用手进行的)自我性刺激。但这一译法字数太多,似乎不像一个词。“自慰”的译法既然已经通行,在本书中这个词似乎也不会产生歧义,斟酌再三,我们最后仍然决定采用这一译法。不过书中这个词有时也用在对他人(或动物)用手进行性刺激上,这时还译成自慰就明显不通了。遇到这种情况我们都对译法作了相应处理。

      另一个词是 erotic arousal.arousal 可译为觉醒、唤醒、唤起、激起、激发等,因此erotic arousal 可译为性觉醒、性唤醒、性唤起、性激起、性激发等。这些译法的意思差别都不大,应该都可以用。我们也是再三斟酌,最后选定了“性激发”的译法。这只是从语感上觉得也许更好一些。

      今年恰逢金賽誕辰120周年,謹以此書作爲對這位人類性行爲科學開創者的紀念。

      黃忠晶

      2014年1月30日(農曆除夕)于無錫靜泊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