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下载地址

主頁文学小說言情小說
文章內容頁

淘梦(89 爱的暮鼓)

  • 作者: 辰易123
  • 来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11-29
  • 閱讀106112
  •   089 爱的暮鼓

      小梅穿上款式新穎的裙子,黑色锃亮的高跟皮鞋,長統玉色絲襪,唇上打著口紅,臉上抹著珀萊雅護膚霜,真是漂亮多了。吃的好,睡的好,臉色也好看多了。早上起床後,她花了大半天的時間洗了頭發,拿吹風機吹幹後,又花了大半天功夫編了起來。也許這條辮子過些天就會被剪掉,但她還是細細地洗,細細地編。這條辮子伴她走過了許多年不平常的時光,每一根發絲都是她延長了的記憶,現在總算可以落去了,再用不著爲等待而等待,她希望心愛的人用真心了結這纏人的發絲。

      小梅對著鏡子邊端詳邊犯愁,因爲靳洪早就有言在先了,因爲他現在站著的地方實在太崇高了,如果靳洪還是從前的他,一無所有的他,這些顧慮想必是多余的。她與他生來貧困,貧困才是他們的共同語言,現在靳洪已經高高在上,她自然有一種鞭長莫及的距離感、失落感。在來江城之前,她已作了充分的打算,一定要找回過去的感覺,如果他真的變了心,她也不准備一個人回去,獨自面對所有的黑暗。當時,小梅想得很悲壯,很突兀,可真看到靳洪今非昔比的氣派,她的立場又發生了動搖。

      直到靳洪進來的時候,小梅還在怔怔地想她的心事。

      靳洪看到煥然一新的小梅,與昨天見到的小梅俨然換了另一個人。今天的小梅,既有天然的美,又有人工雕琢的美,無論哪一種美,都令人注目。

      “你穿上這身衣服,快認不出你了,真好看。”靳洪說。

      小梅向他走近了些,打量著自己的下身,說:“真的嗎?”

      “嗯,連氣質也不一樣的。”

      “你逗我。”小梅有些開心。

      他們聊了一會沒有實質意義的話,靳洪帶她在酒店吃了中飯,在吃飯的時候,也沒有說到實質性的話,她問了他平時都忙哪些事,怎麽好好的在港務局工作,轉眼又到開發區了。他問她一些老家的人和事,譬如幾年了娘有什麽變化,譬如狗旦、土娃有沒有外出去打工。毫無意義,但沒有冷場。

      吃過午飯,靳洪說:“下午我已經請了個假,帶你去江城玩一玩。”小梅聽後很高興,進了靳洪開來的桑塔納轎車。

      他們沿著環大善江的濱江西路,遊玩了幾處寺廟、公園,靳洪還帶她逛了江城最大的商場,替她買了許多吃的、用的東西。小梅從未見識過如此美妙的城市生活,一路被靳洪帶領著,感覺什麽都新鮮,又感覺什麽都陌生。

      回到陽光大酒店的客房裏,一場醞釀已久的實質性談話,終于徐徐拉開了序幕。

      “我上一回在信中提到過的事兒,你是怎麽想的?”靳洪盡可能地放緩口氣,不使她覺得突兀。

      正在笑意盈盈擺弄新衣的小梅,一聽靳洪信上說的那事兒,臉色頓時像被霜打的茄子,蔫了神,衣服滑落到床上。

      場面一下子冷清下來。

      “我不相信,那不是真的,你胡说,我不相信……” 小梅哽咽着,断断续续说着,眼泪立即像断了线的珍珠,接连不断落下来。

      女人的眼淚真是要命,她們總會毫不費力地找到男人的軟處,耍上一個並不高明的小陰謀,輕松地把男人的心捕捉過去。小梅一流淚,靳洪就硬不起心腸了。男人的心腸有時也是泥巴做的,讓女人的淚水一攙和,就稀裏糊塗了。

      但今天的談話至關重要,靳洪不能揣著明白裝糊塗,任由事態發展下去了,否則更難以收場。他硬著心腸,面無表情地對她說:“我的意思你應該明白,我也身不由己,沒有辦法……你有什麽要求,照直對我說,我一定會答應你……”

      在了結與小梅的這段情之前,靳洪知道,無論如何是不能向她流露出絲毫感情的,雖然他很想當著小梅的面說,我是真心地愛過你的,現在也一樣地愛著你,可他不能那樣作繭自縛,爲了愛和被愛,只能以猙獰的面目挑戰小梅的認知。

      “你好沒良心,我不想聽!”小梅聽了他說的話,果然非常傷心,抹著眼睛開始哭哭啼啼,“我一年到頭、趕早落夜照顧你娘,天天趕早落夜等著你回去,你在外面有了出息,就想踹了我,你還算人麽?”

      “千錯萬錯都有是我錯,是我對不起你。你要怎麽補償,盡管開口,我只要求你離開江城。”靳洪說著,從包裏掏出兩大摞錢放到小梅面前的床櫃上。“這是二十萬,如果你認爲還不夠,我還會考慮的,我保證我會對你的未來負責的。”

      “二十萬,哈哈,二十萬……”小梅驚訝地望著紅通通的兩摞錢,突然怪怪地大笑了起來,“靳洪,你這不是太看得起我了,我小梅能受得下你的二十萬麽?現在你是發達了,能拿出這麽多錢來打發我,我小梅苦等苦盼了這麽多年,就是爲了得到你的這許多錢不是?二十萬哪!娘,你聽到了嗎?你兒子用二十萬塊錢來買斷我的希望,我的一生的幸福,他還真有本事哦!靳洪哪靳洪,你給的錢再多,能買回我的青春麽,我的一切麽?”

      小梅一邊啞啞地說著,一邊一步一步逼近他。

      靳洪下意識地後退著,一時不知所措。

      小梅又說:“如果我就爲了你的錢,我早嫁人了,不會等著嫁給你了。”

      “那……那你到底要我怎樣?”靳洪讷讷地說。

      “我只想問你一句,這到底是爲啥?是啥會讓你變成今天這樣?你給說出一個理由來!”

      “你想听我的故事,是吗?我可以告诉你,你看到我今天能混成这样,多么不容易啊!这已不是我这个山里伢子能够拥有的,可是我今天拥有了,你奇怪吗?” 靳洪说话的气势壮了起来,“是的,你一定在奇怪!不瞒你说,在江城,我已有了一个非常爱我的姑娘,我们已经同居了,她是谁?是这个城市的市委书记的女儿!这你总该知道我在这里高高在上的原因了吧?现在你要我放弃这一切,你想一想,设身处地为我想一想,这能吗?同样是爱,换了你,该怎么选择?你说愀迷趺囱≡瘢课苏飧鲅≡瘢彝纯嗔硕嗑茫芰硕嗑茫阒缆穑课沂峭虿坏靡押牵∪嘶钭牛痪臀送几龀鱿⒙穑俊

      小梅靜靜地聽著,這一回,她沒有流淚,原有的淚痕也被抹去了。

      面對著小梅的平靜,靳洪倒有些不安起來。

      “小梅。”靳洪望著她說,“你是一個世間少有的好女孩,你心地善良,聰明漂亮,人見人愛。我外出這麽多年辛辛苦苦,本來爲的就是你,如果沒後來發生的許多事,我怎麽忍得下心離開你?”

      小梅淒然一笑。

      “也許我們今生命中無緣……那就等來生吧!來生我一定做牛做馬跟著你!”

      “你相信來生麽?”小梅幽怨地看著他。

      “可是今世,我不能了啊,小梅!”說到這裏,靳洪雙膝著地,直直地跪了下去。“如果你還念著我過去對你的一片真情,你就離開我,回四川去吧,我求你!”

      小梅的臉色異樣的蒼白,眼眶異樣的紅,心裏卻是異樣的平靜。她是一個明白人,知道該結束的總歸是要結束,這是命數,命運是不可逆轉的。她相信命運,這也許就是她的命。

      “你說呀!”見她拗著勁不出聲,靳洪倒是急了。

      “說啥?咋說?說回四川麽?我沒想過。我來時就不准備一個人回去……”

      靳洪吃驚地說:“那你到底要怎樣?”

      “我能怎樣?你說我還能怎樣?”傷心、絕望已經充塞了小梅的五髒六腑,語言只是傷心、絕望的符號,與內心的掙紮無關。

      這時,靳洪的手機響了,是匡亞楠打給他的。她要靳洪晚餐到江東新村去吃,因爲今天是周末,她爸爸媽媽都在家。

      見靳洪接電話時神神秘秘,說話時吞吞吐吐,小梅敏感到了一切,冷冷地問道:“是你女朋友打來的麽——那個市委書記的女兒?”

      靳洪猶豫了一下,接著點點頭。

      小梅說:“那你回電話給她,就說我要見她。”

      “什麽?你要見她?”靳洪猛地睜大了眼。

      “咋?擔心我會吃了她?”小梅古怪地望著他,臉上似笑非笑。

      “這恐怕……不行吧?”靳洪再度表示出了猶豫。

      “我就這麽一個要求,你也不能滿足麽?”小梅冷然道。

      靳洪像下了決心似的說:“……既然這樣,我打電話……不過,我告訴你哦,你可不能亂來!”

      小梅終于笑出了聲:“哈哈,我像一個亂來的人麽?”

      靳洪沒辦法,只好跟匡亞楠挂通了電話。

      那邊,匡亞楠接聽後,猶豫了片刻,回話說:“好吧,我也正想見一見小梅姐。”

      本文標題:淘梦(89 爱的暮鼓)

      本文鏈接:/content/319572.html

      • 評論
      0条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樹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